0

简约(八)

2019/02/17    21:29    184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日常生活,处事待人,讲究的也应该是大道至简。简单,是人生跋涉的最高境界。
    一千多年前,苏轼被贬黄州,与泗州友人刘倩叔共游南山。友以蓼菜、新笋等野菜相待,苏轼品尝后,举箸慨叹:“人间有味是清欢。”苏轼一生坎坷波折,仕途几起几落,在尝尽人生五味之后,才终于悟得——人间有味是清欢。清欢之所以好,是它对生活的超逸,讲究的是心灵的品味。
0

简约(七)

2019/02/15    23:13    172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不只是科技、美学、教育等,有大道至简一说,其实大到政治,小到日常生活,世上万事万物,都是大道至简。
    涉及治理国家的大事,政治家们往往用一句话就点出了它的根本,例如“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论语》);“人人相亲,人人平等,天下为公,是谓大同。”(康有为);“法者,天下之公器也;变者,天下之公理也。”(梁启超)
0

简约(六)

2019/02/13    23:49    162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有道是:简到极致,便是大智;简到极致,即为大美。
    当今,盛行极简美学,那就是设计上摈弃任何多余的事物,将可能精简的细节进行考究的精简,把简约进行到底,达到少即为多(less is more)的高效率和丰富性,更能创造出一种精简之美。极简,是一种将简单做到极致的美,它无需华丽的色彩去渲染,无需繁杂的元素去堆砌,让设计回归纯粹的本质,删繁就简,去伪存真,给设计做减法,就是给生活做减法,这是一种必要的断舍离,是一种言有尽而意无穷的至高境界。总之,极简才是极美。
1

简约(五)

2019/02/11    23:57    364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我一直以为,聪明人会将复杂问题简单化,还会将少数被简单化的问题复杂化。
    能将复杂问题简单化的人,之所以说是聪明人,是因为他能看到事物的“要点”、“重点”和“本质”,会从错综复杂的“一团乱麻”中理出头绪来,有针对性地、明明白白地去解决问题。在幼儿园教育中,让孩子去做“分类”、“排序”之类的活动,其实就是为了培养孩子的智慧,能将复杂问题简单化。
0

简约(四)

2019/02/09    22:27    188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在每一次工业革命中,“标准化”都起了十分关键的作用,难以想象,没有哪一次工业革命是可以不与“标准化”联系在一起的。“标准化”的根本,就是将复杂问题简单化,这是因为只有“标准化”,才能无限、快速地复制,才有产生规模和效率,才有最终提升质量。其实,所谓的质量,本来就是判别是否符合“标准”。
    也许,世界上的事情经常会“左右摇摆”、“发生异变”的。太多的“标准化”,就会去批判“标准化”,就会导致“去标准化”,并给予好听的解释,诸如“个性化”、“适合性”等。
分页: 7/405 第一页 上页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