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
0

低级错误

2018/12/12    00:16    404    朱家雄 生活故事 不指定

    现在,生活中常会犯一些低级错误,打乱了生活的节奏。
    昨天,去了虹桥机场,准备下午5:00的航班飞往郑州。在办票处,服务员看了我一下,踌躇了一会,问我乘坐的是哪一天的航班,把我问得有点晕。接着,他告诉我,“今天是11日”,而我订的机票是12日的。我看了会议通知,才确定会议13日召开,我应该12日去郑州的,只能打道回府。
    这样的低级错误我已经犯了多次了。
0

    作为一个搞教育的人,特别是搞早期儿童教育的人,当然会非常强调环境对一个人成长和发展的作用,而在所有的环境中,人的关系是最重要的,除了成人外,与自己共同成长的同伴就会成为不可忽略的因素。
    因为很少运用,已经学过的古文忘的多,记得的少,但是有些话很难忘得了。在战国晚期孟子的学生乐正克撰写的《学记》中,将“独学而无友,
0
    
    上海的“巨富长”,在报刊上都曾有过不少的描述,叙事也好,抒情也好,让人多少能感受到上海这座过去的十里洋场,而今的国际大都市的文化风采。
    也许是不知情,也许是不张扬,很少有人去写上海市长乐路最西端的那条马路的。长乐路的那一段,东自乌鲁木齐北路,西至华山路。这一段马路,总共才一、二公里长,从来没有通过公共汽车,过去没有,现在也没有,这在市中心是不多见的,所不同的是,以前很少有车辆通过,而现在车子多了,也有不少车辆会驶过。
0
    
    大约五、六十年前的上海,城市面积并不大,几乎就是而今的内环这一圈。具体地讲,以往要去华东师范大学中山北路校区,似乎就是像要去郊外,大学周边大都是农田;要去龙华寺,那肯定就是到郊区去了,现在的中山南二路两边都是农田;现在的上海动物园以前叫西郊公园,离开市中心不远,那时去西郊公园,那就是“出远门”了,记得我在小学生时期,一天晚上站在中山西路延安路口,向“西郊”望去,只见一片漆黑,而且没有公共交通。
0

上海的“巨富长”

2018/05/19    12:13    5663    朱家雄 生活故事 不指定
    
    经常乘坐飞机,坐的大都是东方航空或上海航空的飞机。看航空公司的画报,《上海航空》常常会登载一些关于老上海的介绍,这跟上海出版的另一本画报——《外滩画报》异曲同工。看书读内容,有“反响”才有感受,才会引起“共鸣”,看这些内容,十分熟悉,一直是印刻在脑子中的,所以好像“又放了一遍电影”。
    2014年的一期《外滩画报》曾经刊登过一篇题为《美好的巨富长》,
分页: 1/12 第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