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昆明的三天

2018/11/07    09:45    2290    朱家雄 神州闲步 不指定
    
    从成都去昆明,在那里住了3天,参加了三个活动,满满当当的,有点累,但学了很多东西。
    两个活动聚焦于昆明市的课题结题和进一步拓展,另一个活动是为园长、教师做一个题为“幼儿园教师做什么、怎么做”的报告。
    我一直被幼儿教育界的人认为是个学者,我却自认为自己不能有此称呼了。一个学者主要是研究理论的,把握理论的前沿,阐述理论的内涵,自圆其说地完美自己的论点和论据
0

    这几天,参加了“2018第六届西部幼教论坛”。吸引我前往参加这次论坛的原因是:(1)西部地区一直是我关注的一个重要地区,学前教育在这个地区的发展至关重要;(2)这次会议的主题是“多元文化视域下的学前教育融合与发展”,这个话题是我所感兴趣的。
    会议请来了80多位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学者,分为11个分会场做演讲,学术氛围浓浓;话题不落俗套,给人以崭新思维。在西部地区,有这样的学术盛会,其意义更大。
0

    这几天,我正在准备做一个关于“幼儿园课程的文化适宜性”的报告,让我再次反观了我对这个问题的认识过程。
    最初,我对幼儿园课程是认识是受建构主义理论影响的,而且是受到很深的影响的,甚至有段时间,我开口、闭口全是建构主义。这种状况在上世纪70~80年代的西方是很普遍的,乃至于在学前教育界有这样的话语:“不懂得皮亚杰,就不懂得学前教育”。
0

最近我在做什么

2018/10/29    23:58    3574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当有人问我,最近几年我在做些什么,我几乎不假思索地会告诉询问者,我还在做我喜爱做的事情——学前教育的研究,还在带着一批工作人员(而不是研究生)在做研究,在做前人没有做过的事情。
    如果说,要找出我现在所做的事情与我以往所做的有何不一样地方的话,那么现在更多聚焦于教育实践,而不是理论,具体地说,现在更多地在研究幼儿园教师该做些什么?该怎么去做?
0

这个年代

2018/10/28    09:01    3453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这个年代,一切都变得那么的快,稍不学习,就会落伍。
    这个年代,不可“自娱自乐”,“自以为是”,不懂得放弃,就不可能得到新的。
    当有些人人还沉缅在上个世纪所接受的一些教育理念和方法时,这个世界早已经变了,
分页: 5/393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