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东师范大学朱家雄教授的BLOG
0

一个愚蠢的行动

2018/08/19    09:43    1025    朱家雄 神州闲步 不指定
    
    应台湾中国幼儿教育学会原理事长陈汉强老先生的邀约,17日赶赴北海参加一个活动,活动只是在18日上午。活动举办方早在一个多月前就已经为我订好了机票,因为上海到北海的航班不多。
    乘坐飞机出行的最大问题是天气,天有不测风云,常常到时间,台风等就不约自来。这次的台风是被评为最“急吼吼”到来的台风,似乎就是冲着我来的。
0

    有人说过,“一个好的东西往往是说不清楚的,说得清楚的往往不是好东西!”问题在于太多的人都想说清楚这个道理,不管是行业内的,还是行业外的人。
    不再去说那些行业外的人了,因为他们原本就不是这个专业人士,说点激进的话,说点过头的话,说点不着边际的话,都是可以理解的,可以被原谅的。
    要说的是本行业内的人,
0
    
    有人说过,“一个好的东西往往是说不清楚的,说得清楚的往往不是好东西!”对于这类“似是而非”的话,因为听多了,我一般不会在意,但是,在某些语境下,深入地思考一下,觉得会演绎出一些道理来的。这句话对于“教育”而言,似乎是有些道理的。
    什么是“好的教育”?大家都在说,确实没有人说清楚过。
0

    教育,不管是理论,还是实践,复杂就复杂在它是整个生态圈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与太多的生态因子联系在一起,并受时间、地点、条件的影响和制约,这样,与那些“硬科学”相比,教育所做的研究几乎没有办法“控制条件”,几乎没有办法重复出现的结果,评价也不可能真正客观。可以说,大部分教育的宏观、中观和微观研究,既有主观性,又有客观性,更多的是主观与客观的结合。一旦,一个学科与主观性联接在一起了,“硬科学”就必然变“软”了,就与不同人的不同立场、观点和意见分不开了。
0
    
    正因为复杂的学科难以定义,多有歧义,可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可以从不同视角进行多种定义,于是就会产生悖论,甚至会产生很多的悖论。教育就是一个有很多悖论的学科,教育实践就是一个左右不是,备受否认,甚至备受谴责的一个领域。教育充满着悖论的原因,是把传统逻辑形式化、普适化和绝对化,是因为存在着思维结构、逻辑结构的不对称。中国的教育如此,其他国家的教育同样如此。
分页: 1/381 第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