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伊豆荣(二)

| |
2008/12/27    00:25    3160    朱家雄 异域随感 不指定

    我喜爱吃河鳗,我第一次在真正意义上吃河鳗,是在大约二十年前,在那时,人们的工资不高,吃一条一斤以上的河鳗,要花费大约一个月的工资,因此,只有在有非常重要的客人光临时,才会下血本去买条河鳗的。
    这些年来,听了别人的话,说河鳗是“细鳞鱼”,胆固醇极高,于是河鳗就成了我个人食谱中被严格限制的食品了。餐桌上河鳗,即使再吸引人,我一般是不会去碰的,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习惯。
    这次去伊豆荣吃河鳗,我将它看成是例外,即在我的头脑中不将它看成是吃河鳗,而是将此看成是体验一种“文化”。当然,这似乎有点自欺欺人的味道。
    早就听说,在日本,从中国大陆和台湾进口的河鳗远没有日本自产的贵。我曾在一个日本老朋友家吃过日本自产的河鳗,那是他用高价买来的,我并没有明显地感觉到日本自产的河鳗比中国河鳗有何高明之处。这次,在伊豆荣吃河鳗,我也只是觉得“河鳗还是那个河鳗……”。
    我在伊豆荣,有点感觉的不是河鳗,而是吃河鳗的环境,而是吃河鳗时自己的遐想。日本各种不同的餐馆去过不少,自然各有特点,虽然伊豆荣有许多雷同之处,但是当我将各道与河鳗有关的菜、地上的塌塌米、头顶上的灯笼、周边的墙饰、身穿和服并不断前来送菜和倒酒的老妇人,等等,与二百六十年的历史联系在一起时,感觉就大不一样了。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在伊豆荣,日本主人不断强调的是这家餐馆的名气,自然是要让我们明白他们对我们的重视程度。我没有这样的想法,那是有些个中国人经常会有的:“日本人太可怜了,实在没有太多好吃的,河鳗被当好东西了。”我只是强烈地感到,有历史渊源的东西往往是有价值的。上海的“葱油饼”太不起眼了,而今也被高级餐馆当好东西用来款待人了。当然,“葱油饼”远没有日本河鳗值钱。
| 引用(0)
星寥寥
2009/01/28 14:40
不值钱,但胆固醇不高grin
重逢
2009/01/10 22:20
朱爸爸哇塞好想吃啊 你会做吗?能可以把菜圃说下,吗?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