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潭子很深的水

| |
2020/06/25    16:16    47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从事教育学的研究以后,有个问题在我的脑海里始终徘徊,让我百思不得其解,那就是社会上谁都可以批判教育,似乎骂得越凶,就越有水平;谁都可以规划教育蓝图,似乎讲得越离奇,就越高屋建瓴。我甚至怀疑,教育是否有真谛,是否很神圣,因为但凡真善美的东西是不容被人谩骂甚至被人亵渎的。
    有一次,我在一处旅游,看到了一个大水潭,水墨黑墨黑的,有人告诉我,这个水潭的水很深,深不可测。
    我一下解开了我头脑中已经久存的谜团:
    设想有一潭水,水很浅,一眼看得见底,围在水潭子边上的一群人也许不会轻易说出这潭子水到底有多深,因为它可以被用工具测量出来,容易被人验证这些说水是多少深的人究竟是对还是错。相反,如果有一潭水,水很深,看不见底,深不可测,那么围在水潭子边上的一群人也许可以“爱怎么说就怎么说”,甚至可以“胡说八道”,有时,谁说得离奇,还会被人认为是“高手”,因为难以认定他的说法究竟是对还是错。
    也许人人都想成为人间“高手”,希望自己的话有人听取,有人欣赏,有人赞扬,这情有可原。但是,人不可胡乱说话,无所畏惧地说话,否则小则缺失人格,大则危害社会。
    其实,教育就是一潭深不可测的水,变化无穷的水,既有规律又无规律,既是艺术非又艺术。教育不是谁都能想得明白的,谁都能懂得该怎么做的,真正能够把握这潭水的人少而又少。
    可笑的是,不知深浅的人太多,还自以为得意。
| 引用(0)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