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快乐教育辨析(三)

| |
2019/08/17    23:48    57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讲到中国的“快乐教育”,常常会让人联系到日本的“宽松教育”。常有人会将“快乐教育”与“宽松教育”做比较,从表面看,两者真还有相似之处。
    30年前,日本对应试为导向的基础和学生学业负担过重的现象动了“手术”。文部省在1976年12月18日发布了报告《关于改善小学、中学及高中的教育课程基准》,指出“精选教育内容,旨在实现学生过上宽裕而又充实的学校生活的目标”。这个报告成为了宽松教育的标志,成为了主导日本基础教育30年的方针。在这30年间,日本中央和各地教育主管部门实施了一系列政策,包括降低教学大纲的标准(缩减课本)、减少规定学时和公立学校去重点化。结果是,这些政策没有达到减负的效果,还产生了一系列副作用。这些副作用包括:(1)造就了一代懒散的日本人,他们难以成为日本企业受人欢迎的劳动力;(2)拉大了贫富之间的差距,富人有更多机会进入课外补习学校;(3)“喂饱了”私营办学机构,增加了家庭生活负担;(4)教育的质量出现了下降,国际竞争力减小……
    数年前,日本教育研究院专门请我去东京大学就减负问题及应对日本PISA成绩下降问题做过一个报告,我的报告曾在这个研讨会上起了“震撼性”的作用。
    日本从那个时候起开始了反思了过去的教育改革,批判了推行了30年的宽松教育。
    我还是这样的一句话,就宽松教育是对是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但是不管怎么样,日本改回来了。
    我只能说这样一句话,我们没有必要花费时间去讨论我们的快乐教育问题,因为我们从来就没有做过快乐教育,就是有,也只是停留在口中或纸上。
| 引用(0)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