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由于十年动乱,我在不该上学的年龄才上了大学,在不该转换工作的时候,才换了工作。大学毕业时,怕留在大学工作,一是怕做老师,因为自己笨嘴笨舌的,脑袋也不听使唤;二是怕大学工作环境复杂,自己当了十来年的“大老粗”,难以应对。出乎意料,后来还是被选留在自己就读的大学。
3

    在那个年代,能去广播电台录音,是一件让人羡慕的事情。少年宫小伙伴艺术团的口琴队偶尔才有这样的机会。
    有了这样的机会,最忙的人自然就会是石老先生。五六十个人的一支队伍,都还是一个个顽皮的小学生,要能齐唰唰地演奏一个有难度的曲子,高音、重音、和弦和低音等都要协调,不能有任何的差错,这并不容易,唯一的路径就是加强训练,一丝不苟。为了去广播电台录音,石老先生几近到了筋疲力尽的地步。
2

    现在的人是很难想象发生在我们童年的事情,在诸多的事情中,买东西除了要钱以外,还要付“券”就是其中之一。所谓的“券”,就是一张小纸片,有的像邮票,有的像小卡片。“券”的名目繁多,有“鱼券”、“肉券”、“蛋券”、“糕饼券”、“食油券”、“家禽券”“肥皂券”、“火柴券”,等等。我在这里要说的那种“券”,它叫什么名字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也许叫“就餐券”吧,那就是说,如果要进餐馆吃小点心,那么就要付这种“券”,每个人大概每个月被规定可以去5、6次。
3

    玩器乐,是我童年的一大乐趣和追求。我玩过小提琴、二胡、笛子,由于没有老师,自己瞎摆弄,最终没有任何名堂,倒是有一样乐器,从小就有老师教,结果学得不错,这个乐器就是口琴。我是在中国福利会少年宫学的,一学就是七、八年,老师是中国著名口琴大师石人望,据说是口琴界1号人物。
3

我小学的地理老师

2008/08/25    23:05    3837    朱家雄 师生对话 不指定

    现在,我已经不那么想去旅游了,即使被迫去做公干,也希望事情越简单越好,只会去过问一下日程,不会去关注别的。但是,以前的我并不是这样的。
    记得在十多年前,外出旅游对我来说还是一件能让我有点兴奋的事情,每次外出前,我都会保持我从小养成的习惯,即将所要去的地方的地图找来,仔细地研究一番,包括那地方的交通、经济、特产、历史、胜迹和风俗等,并饶有兴趣地根据自己找到的资料去探究一下,行程前后都会留下一些记录。
分页: 4/7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