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部分从事幼儿教育研究和实践的人,不太愿意从文化的视角去看幼儿园教育,中国如此,外国也如此,这样的原因大凡如下:(1)大多数培养、培训幼儿园教师的教师,其背景与儿童发展理论有关,而非与社会学、生态学、人类学等宏观理论有关;(2)文化比较难以把握,难以被教师理解和用于实践;(3)幼儿园教育的传统比较少涉及这一类内容;(4)……。
    我从“铁杆的”儿童立场,
0

    昨天,应当地教育局邀请,在杭州钱塘新区为园长和骨干教师做了一场报告,题目还是《新时代我国幼儿园教育质量的提升》。
   查了一下,近两年我不太多做报告了,但是,这个题目的报告比例是最高的,占一半以上,虽然每次同样题目的报告,内容都会有点变化。
   回上海后,我的老朋友,浙江师大的朱老师给我发来了反馈,她没有去听,是听了报告的人给了她信息的。听众的反映是“不虚此行”,
0

    近日里,国内的一个教育机构在华东师范大学举办了一个学习班,一个小范围的研讨班,人数只有30人左右,讨论的问题就是“从文化的视角谈幼儿园教育”,请来了国内理论界的高手,有北大的、北师大的、华东师大的和云南师大的,也请来了国内实践界的高手,如应彩云老师。
    幼儿园教育虽然有别于其他各级各类教育,但是教育的根本属性是一样的,即其根本的目的是培养什么人的问题。
0

快乐教育辨析(三)

2019/08/17    23:48    99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讲到中国的“快乐教育”,常常会让人联系到日本的“宽松教育”。常有人会将“快乐教育”与“宽松教育”做比较,从表面看,两者真还有相似之处。
    30年前,日本对应试为导向的基础和学生学业负担过重的现象动了“手术”。文部省在1976年12月18日发布了报告《关于改善小学、中学及高中的教育课程基准》,指出“精选教育内容,旨在实现学生过上宽裕而又充实的学校生活的目标”。这个报告成为了宽松教育的标志,
0

快乐教育辨析(二)

2019/08/15    23:44    122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快乐教育,顾名思义,就是快快乐乐地让学生和教师度过学习的日子。从字义上讲,快乐是主体的心理体验,同样的教育,对于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体验,从严格意义上讲,不可能存在一种教育,它可以给所有的人有同样的心理体验。
    我以为,之所以提出快乐教育,也许是现有的教育给予学生的是不快乐的心理体验,
分页: 5/233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