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个春节

2020/02/05    21:25    117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2020年这个春节,过得与往年都不一样。全国发生了“疫情”,其严重程度非同小可,大部分省市进入一级防控状态,新冠状病毒肺炎的新增病人数量还在上升,谁都不能确保预后会是如何。
    响应国家号召,整天呆在家里,好多天都不出门,为的是防疫。原本正好能凑时间做点“正事”,却提不起精神,连以前习惯每两天写篇博文的动机都没有了,不那么想写了。
0

游戏,教学(八)

2020/01/21    23:47    305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讨论幼儿园教育的问题,是教育学范畴内的问题,而非心理学范畴内的问题,虽然,教育学问题范畴内是与心理学范畴内问题是密切关联的,但是这毕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西方早期教育中就曾出现过将“发展”看成是教育的全部或者主要部分,最为典型的就是“适合儿童发展的教育”(DAP)。这一概念的产生,即使在西方也饱受质疑,迄今,虽然名称似乎还在,但是内涵已经发生了质变。
0

游戏,教学(七)

2020/01/12    23:03    167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一次,我看到了剑道表演,想到了以前看到的剑术训练,似乎感到两者的层次是不同的。这让我想到了茶道与茶艺、拳道与拳术等之间的差别,更让我想到了道与术之间的差别。
    虽然我看不懂剑道,也看不懂剑术,但是我隐约地感到剑道是参悟出来的,剑术是训练出来的;剑道更多聚焦在精神,
0

游戏,教学(六)

2020/01/10    22:12    272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昨晚,在新年聚会上,来了许多位上海市幼儿教育界的“精英”,她们是老中青三代的特级园长、特级教师、市区的老教研员、上海市二期课程改革(学前教育)的领头人以及高校学前教育的教师。
    专业人员聚在一起,除了叙旧、迎新以外,自然会谈到专业,这次议论得最多的就是游戏与教学。以前也会去谈专业,
0

游戏,教学(五)

2020/01/05    12:34    133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我仔细阅读了近些年来关于幼儿园游戏与教学的一些文章,包括不少学者们写的文章,发现在论述幼儿园教育活动时,除了个别极端的观点外,其实都没有否定幼儿园存在教学,只是因为现在的“潮流”似乎强调了游戏,于是用游戏这个词去“掩盖”或“包含”了教学而已。这也许就是幼儿园教育存在逻辑混乱的一个原因。
    在理论上,往往因为某些原因,需要“矫枉过正”,把话说得极端一点,这往往是因为“革命”、“改革”或“革新”的需要,
分页: 5/239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