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与记者的对话

| |
2010/08/12    12:53    2097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8月10日,《解放日报》第7版发表了我与记者的一个对话。原拟的题目是“破解‘入园难’:共享重于品质”,结果成了“破解‘入园贵’,学前教育可效仿房地产调控”。看了这个新的题目,最初是吃了一惊的,看完文章后才松了口气。
    新闻媒体老开这样的“玩笑”,这叫“抢人眼球”。




附:


破解‘入园贵’,学前教育可效仿房地产调控

    主持人:本报记者  支玲琳
    嘉  宾:朱家雄

    支玲琳:上周,备受关注公布的《教改纲要》就学前教育部分做出重大调整,明确提出将“加大政府投入”,这也是政策层面对近来广受关注的幼儿园“入园难”“入园贵”问题的正式回应。此前不少人呼吁,学前教育要“回归公益性”“纳入义务教育”,而今政府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是否能够实现这样的突破?
    朱家雄:幼教是公共服务系统中的一部分,政府当然应该对学前教育负主要责任。但问题是,学前教育毕竟不是义务教育,20多年来,它一直只占教育经费支出的1.3%。我们搞学前教育的人,当然希望政府能够把幼教纳入到义务教育体系里,但是财力所限,不仅现在还做不到,甚至在今后的五年到十年里都难以实现。放眼全球,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还没有先例。美国只普及一年,这还是花了几十年,一个州一个州地逐步实现的。寄希望于通过义务化来解决学前教育问题,不是理性、现实的方案。
    目前学前教育的基本格局是这样的:60%的幼儿园是民办性质,40%是公办,但是招生数刚好倒了过来。而且民办幼儿园“两级分化”严重:要么价格高昂条件好,要么是收费低廉质量低下。收费合理、品质又过得去,基本都是公立幼儿园。入园难,其实是难在对这部分公立资源的争夺上。即便在学前教育发达的上海,“性价比”高的公立幼儿园也就占10%左右。      

    支玲琳:入园难,并不是上所有的幼儿园都难,而是上价格合理、办学条件好的幼儿园难,否则可能造成误解。那么现在加大政府投入,要改变的究竟是什么?
    朱家雄:政府应该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但具体投向和目标,应该适时调整。以前我们的做法是,把钱投给了少数幼儿园,希望它们能够成为示范性幼儿园。但是这些幼儿园因为有财政补贴,所以收费低、质量好,于是就变得非常抢手。而其他国家,比如美国,尽管政府对学前教育投入有限,但是投入给了最弱势的群体,来为他们办保底幼儿园。至于面向中产以上阶层的高质量幼儿园,基本上都是由民间资本兴办。因此,和当前的房地产调控着力于住房保障体系建设一样,今后的学前教育投入,也应该在“保障”、“托底”上做文章,而不是继续制造引发哄抢的优质稀缺资源。
    至于“收费贵”,主要是贵在私立幼儿园。这部分属于市场调节性质,也无可厚非。就像批评LV包太贵,是没有意义的,你不要选择就是了。当前矛盾的根源,是有资源、有关系的人可以走通种种关系,进入政府补贴的性价比高的幼儿园。剩下来的那部分人,只能选择“两极分化”的私立幼儿园,于是造成了“不公平”感。
    关键在于,按质定价。就像吃米:有钱的可以吃泰国米、优质东北米;一般的人可以吃东北米;吃不起的人,政府就要给救济米。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现在的情况是,优质的东北大米非常便宜,所有的人都吃得起。那么麻烦了,剩下的还有谁去买呢?就是这个道理。今后学前教育当然应该加大投入,但要把公平问题,摆在重中之重。

    支玲琳:而近年来婴儿潮的人口压力,又在多大程度上加剧了学前教育的紧张?而这是否又导致“入园难”成为一个难解的“无底洞”?
    朱家雄:婴儿潮应该是可以预见的。在这个问题上,政府有多少财力,就办多少;力有未逮之处,交给市场去办,清理、纠偏目前歧视民办教育的做法。毕竟,国家目前还没有实力将幼教义务教育化。
    另外,要充分挖掘现有资源的潜力。现在对幼儿园的很多标准都定得太高了。比如班级规模,小班只能25个,中班只能30个,大班只能35个。在目前面临人口压力的情况下,增加、放宽一点呢?再有硬件。现在很多的幼儿园都太“奢华”了,我们去国外看,人家的幼儿园哪里有那么多的活动室。美国同行非常感叹:世界上最豪华的幼儿园都在中国。我们千万不能用高标准把自己框住,导致资源的浪费和社会矛盾的滋生。在现阶段,让每个孩子都有平等的机会进入幼儿园,这才是最重要的目标。人多的话,就克服一点、共享一点;人少的话,就享受得多一点。这种政策的调节机制要有。当前,共享比品质来得更为重要,不能说“车上人满了,你们就不能上了”。这不仅是出于社会和谐稳定的考虑,更重要的是,教育的事情是等不及的。

    支玲琳:从遍地开花的早教中心,再到拿出买房排号的劲头去追逐名园,不少家长一边感慨“现在养个孩子怎么那么难”,一边却又不由自主、深陷其中。对早教的过度重视,可能也是造成“入园难”的心理因素吧。
    朱家雄:重视总比不重视要好。而且从早教理论上来讲,0-6岁的确是一个人成长最重要的阶段。古人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不是没有道理。况且现在每家都只有很少的孩子,经济条件又日渐富裕,因此孩子的教育就成为头等大事。加之现在的社会竞争又非常激烈,每个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强者。不少国人其实都在攀比中生活,生怕自家孩子落后。这正是“早教热”的社会基础。
    但早教的确是一门玄妙的学问。难就难在,它既有规律,又不完全照规律;既是科学也是艺术;不仅是方法问题,更是智慧的问题;充满着不确定性,却又对人的一生非常重要。前几天我们在杭州和家长们对话“智慧教育,快乐成长”,家长们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对于普通家长而言,比起给孩子择园来,智慧教育的确是一项更富挑战性的工作。家长们对于名校资源的追逐,从根本上反映的是对家庭教育的不自信。在普通中国人对教育理念认识尚未到位的情况下,“早教热”这股风潮估计还将持续。

| 引用(0)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