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徐州的情结

| |
2010/04/18    23:36    1913    朱家雄 神州闲步 不指定
    
    在中国的城市中,我对徐州是有一份特殊感情的,每次去徐州,都会有一番感叹,那是因为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去过许多次。那时我在江苏沛县工作了两年,每次来回于上海与沛县时,都要经过徐州,在徐州呆上一天半天的;经常会从沛县到外公出,徐州就是一个主要的目的地。
    那时的徐州,只有一条主干道,与今天的徐州,不可同一而语。我们会从街的这一头,开车到另一头,用不了几分钟,记得有几次,我们凭着两条腿,也走了下来。
    那时的徐州,对上海人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不干净,旅店有点脏,饭店有点脏,商店有点脏,马路也有点脏,与今天的徐州,也不可同一而语。我们有次在徐州饭店下榻,这一夜过得“名不符实”,因为徐州饭店是当时徐州最好的旅店,其卫生状况实在糟糕,到处都是苍蝇和蚊子;另有一次,我们在一家澡堂过夜,钱是省了,记得只花费了一元五毛,但是一夜没有合眼,因为盖被和床褥上似乎被涂上了一层油腻,对此心里一直在发毛。
    ……
    但是,那时的徐州依然是我向往的一个地方。在沛县这样的地方呆久了,徐州就算是很不错的了,能给人以刺激,给人以异样的感觉。
    我们会几次三番地到淮海战役纪念馆去,感受当年淮海战役的硝烟,据说那是世界上最大陆战博物馆(淮海战役纪念馆新馆)。我们会在云龙上上出神地眺望云龙湖,人们将云龙湖称为西湖的“姊妹湖”,将两者相比较,西湖娇滴,云龙湖秀丽;西湖温和,云龙湖庄重;西湖浓装,云龙湖淡抹;西湖幽深,云龙湖坦荡。我们会在大街上找一家店铺,掏尽口袋里的钱币,图个痛快,点下一盘“糖醋大鲤鱼”,美美地饱餐一顿。……
    而今的徐州,今非昔比,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五省通衢”。但是,对我而言,对徐州的特殊感情依然停留在一夜没有让我合眼的澡堂,停留在大街上的闲逛,停留在花费了我全部钱币的“糖醋大鲤鱼”,……
| 引用(0)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