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看《高考1977》(三)

| |
2009/05/26    08:13    2979    朱家雄 生活故事 不指定
  
     “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一类的老话流传不知有多少年了。30年前,一场被恢复了的高考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改变了许多事情的正误,改变了整个社会价值判断的标准。
    在大约高考年代前后的三十年中,我亲眼看到许许多多原来在接受再教育过程中受到压抑和煎熬的、甚至被打成反革命的知识青年成为了社会的栋梁之才,有的还成为了社会精英;而不少一夜之间被赋予了教育知识青年任务的人员,倒是逐个地被社会淘汰了,有的还成为了社会的渣滓和罪人。
    在《高考1977》中,那些个知识青年是幸运的,他们遇到了老迟这么个领导。老迟没文化,是大老粗,他讲原则,讲党性,讲立场,不那么通情达理,但是内心还算善良,在诸多矛盾面前,虽然有点武断,甚至有点粗暴,但是骨子里还是为知识青年着想。如果说,知识青年在这样的人手下接受再教育,那么还不算太冤枉,高考对这些知识青年的主要价值,也许只是换个生存环境,比修地球更有些作为。
    我曾遇到的几个主要农场领导并非如此。
    一次,我在一个生产队造房子,在该队的大队长办公室小坐,看到那个队长躺在床塌上,面对着墙睡觉,床边上跪着个女知识青年,哭着在请求放她回家探望其病中的母亲。几分钟后,那个大队长突然转身,凶狠地对那个女青年说:“你要把我哭死吗!给我滚!我就是不让你回去。”若干年以后,我听说这个队长因为犯罪被抓进监狱了。
    另一个队的一个副队长是个有名的色鬼,他演绎了不少故事,让知识青年感怒而不感言。
    我自己所在连队的主要领导是个抓阶级斗争的能手,整天虎视眈眈地盯着“知识越多越反动”的知识青年,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主动出击,揪出了一批又一批的阶级敌人,甚至还抓出了一些现行反革命分子。他蛮狠,他下手厉害,他整天倒挂着眉毛四处找茬,至今谈及他,还让人谈虎色变,心有余悸,我差点也栽倒在他的手下,成为其“刀下怨鬼”。可以说,我的性格从原本的懦弱,变为后来的刚强,多少是与他的“再教育”有关联的。当然,他后来的结局不好,尽管我并不幸灾乐祸。
    ……
    一场富有历史意义的高考,将黑白颠倒、是非混肴的社会动乱颠倒了过来,将真理与谬误颠倒了过来,将社会栋梁与社会渣滓颠倒了过来,将教育者与被教育者颠倒了过来。高考从社会中将真正的人才筛选了出来,高考重新确立了是非正误的标准。《高考1977》原该有的意义应该在这里。
    在那个年代里,也有像老迟这样的领导。我无意在一些像老迟这样的人身上抹黑,事实上,我喜欢这号人物,我喜爱与他们交朋友,我也有几个这样的朋友。那个年代是个错位的年代,让他们把握着权力,甚至掌握知青的生杀大权,实在也让他们勉为其难。
| 引用(0)
过客6
2009/05/26 13:14
那时,许多农场的干部本身没有什么素质,一场动乱,让他们也难以适从。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