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国的幼儿园课程开始酝酿改革了。跟随世界的潮流,“发展适宜性教育实践”可能就是一个选项。
    在当时,我国学前教育理论和实践工作者对皮亚杰理论的热衷程度不输于外国人,包括我自己在内。我曾经多次引述过一个外国学者的话,意思是搞学前教育的人,如若不懂得皮亚杰,就是不懂得什么是学前教育。
    没有想到的是,30多年以后在我国,很多人也是这样说的。我遇到过一个地市的教育局领导,他对我说,现在的幼儿园教育,只要游戏,谁讲教学,谁就是不懂得幼儿教育。我跟他无言以对。就此而言,DAP在当今的我国,影响力有多大、多深!
    导致我对DAP产生质疑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
    我曾以极大的热情,试图将皮亚杰理论运用于幼儿园实践,执着了十年,屡屡遭受挫败,不被我国的幼儿教育工作者认同;
    国外学者来访,严厉地批评了DAP;自己参与了很多国际会议和研究、与学者交流,也都批评了DAP;
    自己在《幼儿园课程》的教学和研究中发现课程与儿童发展不是一码事;
    在幼儿园亲眼看到教师对如何操作一头雾水,无可奈何;
    我以自己的感受及所知写了不少文章,对DAP提出了一系列的质疑,这些文章居然得到了国内外同行的广泛回应;
    ……
| 引用(0)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