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做现代中国人

| |
2020/11/27    11:36    71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自从事幼儿教育研究和教学起,我就开始阅读幼儿教育界的老前辈陈鹤琴先生的著作了,我从他写的书中汲取了许多营养。
    我与陈一鸣先生的认识是从举办一次国际研讨会开始的。大约是2002年左右,华东师范大学承办环太平洋幼儿教育学会(PECERA)第三届年会,来了数百个中外学者,作为实际承办人,我邀请了陈鹤琴先生的长子陈一鸣先生代表中国给研讨会做了一个主题报告。以后,我与陈一鸣先生虽然交往不多,但是还是有一些联络的,例如我曾建议他出版了陈鹤琴先生在陈一鸣童年时所做的绘画研究,并帮助他将出版物分发到了许多国内外学者手中,我曾让我的博士研究生对他做了“口述史”的研究……
    数年前,陈一鸣先生过世了。在他临终前我去见了他,他曾特别托付笔者,一定要转告我国的幼儿教育工作者:“千万不要将我的父亲看成是一个将杜威思想中国化的学者,他是一个关注中国教育应该怎样适合中国现代社会、适合中国文化的学者。”他特别指出,陈鹤琴的“活教育”,其教育目的就是要教会儿童“做人,做中国人,做现代中国人”。
    这些年以来,我举办或参加过不少国内外的幼儿教育学术研讨会,在这些研讨会上,我的报告主要聚焦于幼儿教育的核心价值问题——“幼儿教育为什么”,即幼儿教育培养什么人的问题。我常引用陈鹤琴先生“活教育”目的论中的这句话。
    “做人,做中国人,做现代中国人”,是句大白话,谁都听得懂。
    “做人,做中国人,做现代中国人”,言简意赅,没有多余的字词,意义清晰。
    “做人,做中国人,做现代中国人”,让我始终能明确幼儿教育的大方向:幼儿教育就是要培养能传承中华优秀传统的接班人和面向未来高科技社会的建设者。
| 引用(0)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