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俗话幼儿园课程》

| |
2020/07/22    23:36    79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疫情期间不出门,呆在家里闷得慌,找点事情做做,就写了一本题为《俗话幼儿园课程》的书。因为没有计划,写到哪里算哪里,居然不到两个月就写完了,也不知道哪里能出版。发了个微信给华东师大出版社的一位编辑,她马上向领导请示,居然立马得到了批准,并签了出版合同。想必不用多久这本书就能面世。
    这本书写得很轻松,因为说的是俗话,就不难写,也不拗口,谁都能读懂,理解也不难。但是,我相信这不是一个没有阅历的人能写的。写这本书的体会是,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能写“科普”书籍的人必须是科学家,现在多少理解了。
    近来,在我的博客中已经载有了数篇来自这本书中的文章。《俗话幼儿园课程》的书中,有180篇这样的文章,期望对于幼儿教育工作者理解幼儿园课程有所帮助。

附:自序
    在大学从事幼儿教育领域的教学和研究已经接近四十年了,我教学与研究的主要聚焦点之一是“幼儿园课程”。
    我曾给大学生、硕士生、博士生上过《幼儿园课程》和与此关联的课程,我给全国各地的幼儿教育理论和实践工作者做过有关幼儿园课程的报告,我写过多种版本的《幼儿园课程》的著作和教材,我主持过有关幼儿园课程的各种研究课题,我还主编过至少十个省的幼儿园使用的幼儿园课程……
    我曾接触过国内教育界的许多非幼儿教育专业的学者,其中有部分的人认为幼儿园不需要有课程,因为幼儿教育是非正规教育,幼儿只需玩玩即可。我也曾接触过国内外教育界的许多从事幼儿教育专业研究的学者,他们却认为幼儿园课程是幼儿教育中最繁难、最不容易研究的领域。
    我相信“隔岸观火”与“身临火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近四十年来,我亲临“火场”,感到的是危机,是无奈,是挑战,是机遇;同时感到的是冲动,是激情,是希望,是结果。
    我不是一个科班出身的“消防员”,我不会按照“救火”的规矩按部就班地去“救火”,我在“火场”上左冲右突,凭借自己有限的知识、经验、智慧和能力,也算杀开了一条“血路”。
    我不是一个书生气十足的人,我曾无奈地学过很多门学科,经历过很多的人与事,我相信一个身上有很多“故事”的人,头脑中所想的有关幼儿园课程的理论和实践问题与一个从书本到书本的人所想的问题不是一回事。
    幼儿园课程是幼儿教育理论与幼儿教育实践的中介和桥梁,理论似乎在“天上”,实践似乎在“地下”,说幼儿园课程的事情,就是“谈天说地”的事情。
    “谈天说地”可以有不同的方式,有阳春白雪、谈经论道式的,也有下里巴人、街谈巷议式的。
    我在教学或讲演时有个发现,那就是在听我讲述或者看我写的书的人中有不少人觉得幼儿园课程不容易理解;我还有个意外的发现,那就是有时运用一些人们熟悉的生活经验去讲述幼儿园课程的话题则容易被人理解,受人喜爱了,有时一个比喻就能将有点难以理解的内容讲明白了,一个故事就能让人懂得了一个难以讲明白的道理。
    于是,我就将我自己从各种非教育类学科学来的知识以及人生的一些经验也用在了《幼儿园课程》之上了,这就是我为什么写《俗话幼儿园课程》的原因。
    不管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追求的是同样的东西,那就是真善美。科学强调的是客观规律,追求的是真,给人以理性;艺术注重的是主观情感,追求的是美,给人以感性;人文则既有深刻的理性思考,又有深厚的情感魅力,追求的是善,给人以悟性。这是这本题为《俗话幼儿园课程》的书自始至终所追求的。
| 引用(0)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