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幼童的“沉浮概念”

2008/04/18    00:09    5436    朱家雄 天真理论 不指定
    
    我看到过这样的一个场景:
    一位老师问幼儿园的孩子:“铁重还是棉花重?”几乎所有的孩子都说:“铁重。”
    这位老师拿出了一大堆棉花和一小块铁,再次问孩子:“铁重还是棉花重?”几乎所有的孩子都说:“棉花重。”
4

幼童的创造性

2008/04/17    00:21    3583    朱家雄 天真理论 不指定
    
    昨天,我在上海南汇区的东城幼儿园参加了一个由上海创造教育学会组织的会议,组织者让我就创造教育发表个看法。
    我不懂什么叫创造教育,我老听人说,幼童是最富有创造力的,他们没有清规戒律的束缚,他们富有遐想,他们可以“天马行空”,而衡量一个人创造性的指标,如思维的“独特性、流畅性和发散性”等似乎与幼童的所思所想十分吻合。
1
    
    2001年,在美国的麻省大学,我第一次接触到了一个新的学术名字——儿童天真理论。我将这种说法带了回来,并为博士生开设了名为“儿童天真理论”的课程,两年以后,我自己觉得才疏学浅,难以为继,就关闭了这门课程。
    这是一门极为深奥的课程,我在美国的专业网络上搜寻有关的研究,在美国的专业图书馆收集有关的研究,收获甚少。
3
    
    等级制度的最主要特征就是“唯上”,在官场上,长官说了算,下级服从上级叫做“忠”;在家里,老子说了算,儿女听从叫做“孝”。
    其实,中国文化中的等级制度也不是所有当官的人都是喜欢的,有些个有点个性的官员,遇到这样的事情,还会十分尴尬。例如,以施行新政出了名的原江苏宿迁的仇和,时下当上了昆明的市委书记,他就一而再,再而三地遭遇了“唯上”给他带来的尴尬。
2

    虽然身在学界,却也常有机会接触官场中的官员。说实在的,我不喜欢跟官员们打交道,特别是不喜欢跟不大不小的官员打交道。在中国的官场上,小官们似乎还没有底气,大官们倒也客气,就是那些个好不容易爬上了不大不小的官位的人,走路开始摇了,眼睛开始向上翻了,听人的话开始不耐烦了,做事情开始乱来了。
分页: 433/448 第一页 上页 428 429 430 431 432 433 434 435 436 437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