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特别的悲哀和无奈

2008/05/17    10:27    3401    朱家雄 一盏心灯 不指定
    
    这次汶川大地震,最让人感到揪心的事情之一是校舍倒塌,造成学生和教师的伤亡惨重。地震发生在是日下午2点28分,正是学生集中上课的时间,截至5月14日,据不完全统计,这次地震倒塌房屋21.6万间,校舍倒塌6898间,汶川、北川等重灾县信息尚未传出,数字尚未包括在内。
3

守望生命

2008/05/17    09:45    3826    朱家雄 一盏心灯 不指定
    
     四川汶川县的7.8级强震使数万人长眠废墟,由于交通、通讯中断,汶川地震震中地区还有数万人仍杳无音信。有专家估计,这次地震震源释放的能量约为日本阪神大地震(7.2级)的20倍。
    我看到网上有消息报道,5月15日晚,山西省太原市双语实验小学400多名师生在校园操场上,将3000余支蜡烛摆成一个巨大的“心”和“守望生命”四个字,为四川灾民祈福。我没有经历这个场面,但我相信,如果我在场,我会为此而深深动心和动情的。
4

为书写前言

2008/02/03    18:38    3142    朱家雄 一盏心灯 不指定
    
    我已经记不清楚为多少书写过书序或前言之类的东西了,不是因为自己喜爱写这类文字,实在是因为无奈,盛情难却,有时还有点尴尬,觉得自己太无自知之明。最让我感到尴尬的是,黄人颂教授让我为她的著作《黄人颂学前教育文稿》写篇前言。在我的眼里,她一直是我心中的老师,不管是做学问,还是做人,从规则上讲,老师为学生写书序或前言是天经地义的事,学生为老师做这类事就是自不量力了。后来,既然黄老师坚持,我也就这样做了。
4
    
    如果说,想起孙岩老师,是我经常的事,那么另一个让我经常会想起的人就是史慧中老师了。虽然说,我对她们两位有的都是尊重,但是感觉是不一样的。如果说,我对孙老师是有点敬畏的,那么,我对史老师则是有点“没大没小”了。
    讲起史老师,总让我将她跟“阳春白雪”联系在一起,她的气质,让人品味到什么才叫高贵典雅;她的态度,又让人感到什么才是平易近人,和蔼可亲。
1

想起了三里河

2008/02/02    11:04    2428    朱家雄 一盏心灯 不指定
    
    今年1月初,我在北京开会,一位友人告诉我,林默涵先生两天前作古。感慨之余,我想起了林先生居住的三里河,想起了林先生的老伴孙岩老师。
    想起孙老师,是我经常的事,也许是因为自己开始老了。不是吗,人说“过去的事情忘不了,现在的事情记不住”,这是老年人的特征。但是,我似乎并不认同,有些人从来就没有被我记住过,自然也就不存在忘不了的问题了。
分页: 20/20 第一页 上页 15 16 17 18 19 20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