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看《高考1977》(二)

2009/05/24    23:06    3279    朱家雄 生活故事 不指定

    而今,席卷全国的课程改革虽然困难重重,甚至质疑多多,仍然在那里如火如荼地展开。其实,不管是赞同课程改革的人,还是心里对课程改革有点意见的人(中国人学得很乖,多不会明里反对大家都在说的东西),只要懂点教育,都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课程改革的瓶颈在高考,学生负担过重的原因在高考。我在许多场合曾听过一些学者们对教育改革慷慨激昂的陈词,我也在不少场合曾听到过一些行政官员对解决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的决心和措施,但是,在现实中,一切的一切没有根本的改变,甚至没有像样一点的改变,甚至向着反方向越演越烈。
3

看《高考1977》

2009/05/23    22:17    3417    朱家雄 生活故事 不指定
  
    我是带着现今已经很少才会有的激情和期望去看电影《高考1977》的。我的动机很简单,就是想从这个被媒体炒作得有点热火的话题中,去找回一些当年的感觉。
    我原来想过,说不定电影情节发展到哪个高潮时,我的鼻子会酸一下;说不定电影中的哪个形象会让我感动一番,使我回想起以前我曾经历过的事情。
10

在厦门举办的研讨会

2009/04/29    07:02    4007    朱家雄 生活故事 不指定
    
    学前教育联盟从建立到今天,已经快八个月了,以此名义举办的研讨活动共有三次,现在,不断有人提出要参加联盟,只是我们的联盟是“虚”的,没有实质性的组织,而是一种心的联结,是一种力的召唤,是一种学前教育界朋友们团聚的平台,是一种执着于学前教育事业的人员研讨的工作坊。
    这次在厦门,
2
    
    今天一早,在我的博客上,我看到了一位名叫CHTU的网友写的一段话,是对我“看到电子实验室”一文的感言,很有意思,我将它抄录如下:

    看到黑板上诸如线路图之类的,很熟悉,小时候我爸整天把弄着一堆电子零件,第一台黑白电视机是我爸装的,我妈讨厌我爸这样痴迷,就说:侬看侬看(上海方言:你看你看),头发啊才弄了白特了(上海方言:头发变白了),烦瑟了(上海方言:烦死了)!当时我就想,这头发白跟装电视机有啥关系呢?
2
    
    在大学里,看到电子实验室,我会远比看到生物学或心理学实验室兴奋,虽然后来我学的是生物学和心理学,但是,只有电子实验室才会勾起我对往事的回忆。道理很简单,最有感受的往事,往往都是一些渴望得到的,但是似乎是能得到却又没有得到的东西。
    经历上山下乡后回了上海,我曾在一个建筑公司上班,因为儿时喜爱电子,有点电学基础,在农场我就是一个电工,回城后也就当上了电工。相比较建筑公司的其它工种,电工绝对是个肥缺,因为有点技术,我还当上了机电班长。
分页: 9/12 第一页 上页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