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庆的蔡老师

| |
2012/03/18    22:32    2635    朱家雄 一盏心灯 不指定

    前几天,去了哈尔滨和大庆,只花费了两天多一点的时间,自己将自己安排得似乎太紧张了,也把邀请我的单位和朋友给折腾了。
    大庆师范学院的蔡东霞老师是多年前我的一个进修生,她留给我至深印象的原因就是她性格上的风风火火,就是她的爽直和执着。她几乎每天都会到我们的办公室来,“缠着”我和我的研究生的时间比任何进修生多,后来我索性在办公室给她安排了一个专门的座位和专用的电脑。
    一年多前,我被告知蔡老师得了癌症,这个信息让我大为吃惊。我难以想象一个如此有活力的人会突然发生这样的问题,也没有勇气给远在边陲的蔡老师打个安慰的电话。
    这次,去了蔡老师的学校,她拖着有点沉重的身子来看了我两次,一次是在学院领导为我“接风”的晚宴上,另一次是在我做报告的时候,她坐在听众席上始终在听我的报告,后来又一起吃了午饭。我们见了面,对我而言,最难以忍受但又不能避免的是我们之间的双眼对视,每一次,我都看到蔡老师原本那双富有活力的大眼睛有点变了,虽然还是那么美丽,那么深邃,但是却充盈着泪花,还略带有些无奈。
    蔡老师谈到了她常看我的博客,从我的博文中知道我的动向,了解我的近况和想法。她对我说,我对星云大师《舍得》和《宽心》的介绍让她也专门去买了这些书,并从中找到一些让自己解脱的道理;她对我说,我对人生的诠释让她多少从一个她所熟悉的人那里得到了一些宽慰和支撑……
    午饭后,我离开了大庆,蔡老师是送我上车的,临走时,她含着泪送了我一个礼物,目送着我离开。当时我很自责,我责怪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给蔡老师送点什么东西呢?我相信东西的大小、轻重都不是重要的,但是这个时候给她的感受会是不一样的。
    这一点,后悔已经无法补救了,但愿蔡老师看到我的这篇博文,就权当是送给她的一份礼物,也真切期待蔡老师身体能慢慢复原。
| 引用(0)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