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感伤

| |
2022/02/25    11:19    615    朱家雄 一盏心灯 不指定
    
    昨天,去参加了一个老朋友的葬礼,他是原上海市第一中心小学的校长顾惠樑,当年在上海的小学教育中算是一面旗帜。因为以前曾在一个中学就读过,虽然不是一个班级的,但是因为都是搞教育的人,所以也就熟悉了,而且在90年代的后期还一起做了不少的研究,我参与了该校的一系列活动,有了更深的一层关系。
    我们已经近20年没有见面了,只是听说他退休了,不再那么活跃了,但是身体应该还是可以的。他一直为人讲究义气,敢作敢为,有思想、有担当、有魄力,不会巴结领导,容易得罪人,受人非议。我是赞赏他的为人的,大概我的不少上海市西中学的同学都是这种性格。没有想到突然传来他的噩耗,着实让我难过。
    人已经过去了,一切都已经画上了句号,只念他以前对我的好,而且是真诚的好。至于当年我们一起做过些什么,创造了什么“业绩”,都成为了没有意义的事情了。
    就在不到一个月前,我听到另一个噩耗,那就是另一个学友曹景行过世的消息,他也曾是市西中学的同学,是隔壁班的。曹景行曾经比较有名,特别让我印象深的是他当了多年香港凤凰台的台柱子,曾是我认为的比较想听的时事评论家。听说他的过世与过度劳累有关。
    一个个似乎就在眼前的、活灵活现的人,都离开而去了,让人有点感伤。回过头来思想一下,其实人生本来只是一个过程,活在当下才是真。也许只有人生画上了句号,才真正明白其中的意义。
| 引用(0)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