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芬兰行随想(四)

| |
2018/06/18    00:21    5389    朱家雄 异域随感 不指定

    从芬兰的社会运行方式,看芬兰的教育,让我再次坚信许多年前我曾提出过的一个论断:社会文化是决定教育和课程的一个重要依据。
    记得多年前,我接受澳门教育署的邀请,前往那里参加过一个研讨会,讨论教育改革的事情。当时,我遇到了台湾地区教育研究院的时任院长陈伯璋教授夫妇,他说,他正在起草台湾地区未来八年的教育改革方案,其基本逻辑起点就是向芬兰学习他们的经验。我们“友好”地、激烈地争论了起来,我的立场是,这样的教育改革思路一定会使台湾的教育改革再次失败。后来,据我所知,陈先生的改革方案流产了,虽然我不知道其中的原因。
    考察了芬兰,体验了芬兰的社会生活,我更坚信自己的想法是对的。
    我相信,芬兰的教育是成功的,在西方世界,芬兰的教育名列前茅,与许多西方国家之间的差距拉得不小。
    我相信,芬兰教育的成功应归功于芬兰人重视教育,芬兰人将丰富的资源投入了教育;芬兰人不很功利地看待教育,他们的社会资源和生活方式能让受教育者能为自己的兴趣和需要而学习,而无需考虑生存的问题;芬兰人务实不务虚,花费力气再解决问题上,而不是去争议毫无意义的事情之上……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我们在思考教育的问题时,有没有想到我们有多少资源投入?我们的教育人均投入是多少?每个受教育者是否会主要考虑他/她的生存和发展问题,以及以后如何与别人去竞争?我们在教育理论与实践中务实地解决问题多还是讲大话、空话的时间多?……
    我突然记起了布鲁纳曾讲过这样的话,大意如下:一个离开了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去谈教育的人,对教育的思考一定是浅薄的。
| 引用(0)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