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送鲜花

2008/09/18    23:51    3410    朱家雄 一盏心灯 不指定
    
    我没有上门造访他人的偏好,即使自家人,也很少会去登门,更不用说是同事、朋友了。
    不是因为瞿葆奎先生退休在家,不是因为好久没有见到了他,不是因为同事不断地提醒我,恐怕我会一拖再拖,不会赶在中秋节之前去拜访老先生的。
5

    青少年时,我有这样的习惯,看到好的文章,就会绕有兴趣地将其抄写在笔记本上。而今,很少会有文章引起我的深思,还能让我一字一词地抄录下来,成为我经常去翻阅的“警言”。
    下面那篇“取与舍”的文章是少数的例外:
3
    
    在“911事件”后的一个月内,我去了世界贸易中心大楼,通往大楼废墟的街道都被封锁了,邻近废墟的所有街道,都充满着紧张的气氛,商店紧闭着大门,惟有一家商店例外,那就是Levi’s 牛仔裤专卖店。
    我好奇地走进了这家商店,Levi’s的标记高悬,Levi’s牛仔衣裤都照例存放在衣架上,或悬挂在墙壁上,所不同的是,每一件牛仔衣裤上都“长了毛”,而且是“长长的毛”,有的居然有一寸厚,那是世贸大楼倒塌时散发出来的粉尘堆积而成的。
1
    记得7年前今天,当我听到美国的世界贸易中心被飞机撞了的消息时,并不相信这是真的;不多时间,在电视里看到了飞机撞击大楼的全过程,才相信这是真的。恐怖分子劫持了3架飞机,分别撞向纽约世贸中心双塔大楼和美国国防部所在地五角大楼,导致世界贸易中心两幢大楼的倒塌,3200多人死亡或失踪,经济损失高达数千亿美元。当时,我的心情是沉重的,我认为这是全人类的一场悲剧。
1
    
    在“911事件”前一年的九、十月份,我去过纽约,还去登过世界贸易中心大楼。我印象中的这两座110层的大楼是纽约曼哈顿最高的大楼,上楼时必须经过安全检查,而且是特别严格的安全检查。从观光厅往下俯瞰,确有“一揽众山小”的感觉。谁都不会想到如此坚挺的摩天大楼,会在顷刻之间化为灰烬。
    在“911事件”后,我又去了一次世界贸易中心大楼,那时,离开事件发生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是专门从马萨诸塞的西部乘坐了6个小时的长途汽车到纽约去的。我相信,我再也看不到世界贸易中心大楼了,但是我没有预料到情况会有那么的惨。
分页: 394/425 第一页 上页 389 390 391 392 393 394 395 396 397 398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