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潭子很深的水

2020/06/25    16:16    150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从事教育学的研究以后,有个问题在我的脑海里始终徘徊,让我百思不得其解,那就是社会上谁都可以批判教育,似乎骂得越凶,就越有水平;谁都可以规划教育蓝图,似乎讲得越离奇,就越高屋建瓴。我甚至怀疑,教育是否有真谛,是否很神圣,因为但凡真善美的东西是不容被人谩骂甚至被人亵渎的。
    有一次,我在一处旅游,看到了一个大水潭,水墨黑墨黑的,有人告诉我,这个水潭的水很深,深不可测。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