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芬兰行随想(四)

2018/06/18    00:21    5389    朱家雄 异域随感 不指定

    从芬兰的社会运行方式,看芬兰的教育,让我再次坚信许多年前我曾提出过的一个论断:社会文化是决定教育和课程的一个重要依据。
    记得多年前,我接受澳门教育署的邀请,前往那里参加过一个研讨会,讨论教育改革的事情。当时,我遇到了台湾地区教育研究院的时任院长陈伯璋教授夫妇,他说,他正在起草台湾地区未来八年的教育改革方案,其基本逻辑起点就是向芬兰学习他们的经验。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