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真话(三)

2013/05/14    23:56    4220    朱家雄 一盏心灯 不指定

    人本来就是应该讲真话的,无奈时才讲假话。而今,讲真话成了不容易的事情,成为了另类,而讲假话倒成为了习以为常的正常事情,成为了不以为耻的做法。
    有时我会思量,人为什么会讲假话,为什么要讲假话。原因很多,但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在许多领域内领导们的权力太大,大到他们不受制约,大到人人都得听从。
2

真话(二)

2013/05/12    23:42    4429    朱家雄 一盏心灯 不指定
    
    对于赵赫老师,我算是第二次在正式的场合下讲真话了。
    我记得我第一次在正式的场合下讲真话是在多年以前,那时,召开了一个研讨会暨一本书的首发仪式,会议邀请方让我在会议上发个言。在许多场合下我一般都会对邀请方做一番“歌功颂德”的,但是在那次会议上我却没有,因为我发现了问题,我心里产生了火气。
2

真话

2013/05/10    23:28    4538    朱家雄 一盏心灯 不指定
    
    在从淄博到青岛的火车上,我接到了上海某区一位资深教研员打来的电话,她很兴奋地告诉我,在昨天“赵赫老师教育思想座谈会”上,我发言时讲了一些真话,一些别人都不敢讲的真话,一些让上海幼教界人士大快人心的真话,而且这些话已经在许多人中间传播着。
    直到现在,我仍然在怀疑这位教研员是否在“故弄玄虚”,我甚至有时会质疑我自己,因为我常被别人冠上一顶“帽子”——敢讲真话。
1

遇见了台湾的老同学

2012/11/10    23:57    2276    朱家雄 一盏心灯 不指定

    在徐州,遇见了台湾的老同学周淑惠,她现在是台湾新竹教育大学幼儿教育系教授。
    说是老同学,我们在80年代曾在美国同一个大学里念过书,曾经拜过同一个教授为师,曾经同住过一个小区(Lincoln Apt.)。只是我们当时不很熟悉,不多打交道,后来分别离开美国后,在学术交流中反而多次见过面,感到有点亲切。
0
    
    德弗里斯是国际上著名的建构主义教育家,在她眼里,所有的事物都可以用建构主义理论来解释。我们一起吃饭,她会将与吃饭有关的事情用建构主义加以解释;我们去她的家里,她会将家中的摆设用建构主义加以解释……
    我曾经说过,真正的专家常是“走火入魔”的人
分页: 10/20 第一页 上页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