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盏心灯
0

感伤

2022/02/25    11:19    130    朱家雄 一盏心灯 不指定
    
    昨天,去参加了一个老朋友的葬礼,他是原上海市第一中心小学的校长顾惠樑,当年在上海的小学教育中算是一面旗帜。因为以前曾在一个中学就读过,虽然不是一个班级的,但是因为都是搞教育的人,所以也就熟悉了,而且在90年代的后期还一起做了不少的研究,我参与了该校的一系列活动,有了更深的一层关系。
    我们已经近20年没有见面了,只是听说他退休了,不再那么活跃了,但是身体应该还是可以的。他一直为人讲究义气,敢作敢为
0

陶老,一路走好

2020/05/20    20:45    518    朱家雄 一盏心灯 不指定
    
    昨天,在一个群里听到了一个噩耗,陶西平先生仙逝了,这个消息着实让我难过了一阵子。
    陶老在教育界是个大人物,我在很多场合下见过他,都是“众星捧月”式的,这让我清楚地看到了他的为人。
    我有个衡量人的标准:对待下级,哪怕是不起眼的人都能够尊重,而对待“领导”却不去“奉承”,这样的人才值得交往。陶老待人谦和,
0
    
    今天,接到了关于小林 登先生仙逝的消息,虽不觉得意外,毕竟他已经92岁了,但是我的心里却有十分的失落感。与小林 登先生交往了十五年以上了,往事历历在目。
    小林 登先生是日本著名的学者,曾任东京大学医学院院长,是日本儿科医学的创始人,退休后热衷于推行“儿童科学”,组织了与儿童有关的各领域的学者,共同研讨与儿童有关的问题。
    我第一次与小林 登先生见面,
0

再去长沙

2019/04/27    23:50    912    朱家雄 一盏心灯 不指定
    
    一周内两次到长沙,每次都只是晚上到,第二天中午就回。
    这次去长沙,是受湖南省学前教育学会会长彭会长邀请而去的。现在,我已经不那么愿意外出做报告了,大多数的邀约都被我婉拒,但是彭会长的邀请还是必须去的。
    彭会长是原长沙师范学校的老校长,那是一个有传统、有历史的学校,
0
    
    前几天,收到了一封平信,让我愣了一下,真的好多年没有收到这样的信件了。我大概也算比较“现代”,信息往来靠的是微信,连短信也很少用了,收到的信件都是快递。
    拆开信件看,那时小学胡老师寄来的。在以往的六十年中,我们几乎没有直接联系过,10月中旬,一位小学老同学接上了与胡老师的联系,一起聚会了,叙旧了,所有人都很高兴。我那时答应她,送她一本我的《博客集》,我并没有忘记这件事情,只是想找个适当的时间。
分页: 1/21 第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