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想起了三里河

| |
2008/02/02    11:04    2191    朱家雄 一盏心灯 不指定
    
    今年1月初,我在北京开会,一位友人告诉我,林默涵先生两天前作古。感慨之余,我想起了林先生居住的三里河,想起了林先生的老伴孙岩老师。
    想起孙老师,是我经常的事,也许是因为自己开始老了。不是吗,人说“过去的事情忘不了,现在的事情记不住”,这是老年人的特征。但是,我似乎并不认同,有些人从来就没有被我记住过,自然也就不存在忘不了的问题了。
    在孙老师面前,我是小字辈,我对她的尊重,是因为她对我的尊重;我对她的敬畏,是因为她有绝对的魅力。她的洞察力,来自千锤百炼的人生阅历;她的气度,能在喧天的风浪中驾驭大船;她的宽容,能让众人折服;她的仁爱给人以绝对的安全感。
    我每次去三里河拜访孙老师,都是在史慧中老师的带领下去的,是因为尊重,还是因为敬畏,迄今为止,我也说不上来。其实,在任何场合下,我跟着孙老师,都很轻松,都很自如,都想尽心尽力地干事情。现在想来,一个旗帜性人物对一个事业的发展是多么重要,她的作用并非她干了些什么,干了多少,而是她能不能让别人都能发挥作用。
    记得2005年10月,与孙老师一起开了一天的会议,下午,她有点累了,早一点离开了会场,临别时,她握着我的手,对我说了一句这样的话:“以后,请你到我的家里来见我了。”听了这句话,我感到有点伤感。史慧中老师已经不在了,我已经不可能再跟着史老师一起去孙老师家了,但是当时我想,即使史老师还在,凭着孙老师这句话,只要我去北京,我都会自己去三里河的。
    现在,越来越少的人在提到孙老师的名字了,我在网络上查看,也只有依稀的几条介绍。我怕若干年以后,我们业内的人会忘记她,或者根本就不知道她是谁了。其实,我也知道新陈代谢、与时俱进的道理,但是,记住她,为的是继承她的精神 ,为的是发展她一直追求的事业,当然也是大家的事业。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 引用(0)
2015/10/18 22:09
哎呀,你这文章里提到的这二位我都熟悉呀。看到孙老师的照片,相貌很像,只是头发白了一些,我记忆里她的头发是黑油油的。 我突然想起孙岩老师来,就顺便在网上查了一下,就看到你的帖子了。大约88年或者89年,我跟孙老师还有中央教科所的沈老师一起去过河北青县的农村幼教中心。如果你有兴趣跟我联系,我的qq号是2254488169.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