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游戏,教学(四)

2020/01/03    10:08    177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我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期间做过建筑工人,知道每造一座房子,那怕是再简陋的房子,都要先打“定位桩”,否则建造房子的过程就会“不守规矩”,房子就会被造得七歪八扭。
    我的学习生涯,经历过许多学科,虽然只是涉及皮毛,没有学深学透,但是多少还是有些体会的,那就是每个学科都有其自身严密的逻辑,换言之,先有逻辑起点,直接体现在先将概念定义清楚,然后根据这些被定义的最基本概念,演绎学科的理论体系。
0

游戏,教学(三)

2019/12/29    00:27    230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专家、学者站在不同的视角,持有不同的立场,阐述自己对游戏、教学的观点,哪怕是非常极端的观点。这些观点存在的意义,也许就在于学术争鸣,就在于从“瞎子摸象”的“解读”中,让人们去进一步“悟出”一些“真理”。
    不是任何的道理都可以被用于指导实践的。这一点,专家、学者们自己应该明白,实践工作者也应该明白,各级行政官员更应该明白,否则遭殃的会是实践工作者。
0
    
    今天,接到了关于小林 登先生仙逝的消息,虽不觉得意外,毕竟他已经92岁了,但是我的心里却有十分的失落感。与小林 登先生交往了十五年以上了,往事历历在目。
    小林 登先生是日本著名的学者,曾任东京大学医学院院长,是日本儿科医学的创始人,退休后热衷于推行“儿童科学”,组织了与儿童有关的各领域的学者,共同研讨与儿童有关的问题。
    我第一次与小林 登先生见面,
0

游戏,教学(二)

2019/12/23    11:24    178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近些日子来,虽然在做“减法”,不常外出去做报告了,但是还是会给老朋友那里去“捧个场”,“凑个热闹”。讲得最多的话题无非是《新时代背景下的学前教育质量提升》等,在微观层面上自然也会涉及到游戏、教学一类问题。
    大约二十年前,我开始热衷于从宏观的视角研究学前教育的问题了,这样一来,似乎会更多地关注价值问题,而不是方法问题。
0

游戏,教学

2019/12/22    12:17    211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我老是会讲,在各行各业中,幼儿园教育不是一个很复杂的领域,但是事情却被搞得如此复杂。复杂在于业内的人被搞糊涂了,不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了;复杂也在于业外的人老与业内的人对不起话来。
    前些日子,有个我不认识的人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的大概意思是他们的领导对他们说,根据他的研究,现在幼儿园教育只要游戏,不可以有教学,否则就是不懂幼儿园教育。他问我该如何看这件事情。
分页: 7/432 第一页 上页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