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以下这篇文章也是笔者在2015年发表的。  

    包括学前教育在内的教育,都是培养人的社会实践活动,学前教育即使再有特殊之处,这一本质属性不会改变,那就是对社会知识、文化的传递以及在此基础上对人的培养,并通过培养人来维持人的生存、发展和社会服务。
    在我国,包括学前教育在内的教育,是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主要途径。
0
    
    以下这篇文章也是笔者在2015年发表的。  
    自我国幼儿教育改革的最初阶段起,我国的一些学者已经提出了“学前教育的文化适宜性问题”,约三十年来,在我国幼儿园教育的“主流话语”中,却没有将此作为一个重要话题。如果说,在改革初期为了“矫枉过正”,为了“不以一种倾向影响(或者掩盖)另一种倾向”,那还“情有可原”,但是到了改革的中后期,特别是在我国新凸现的社会问题急需解决的当今,还依然不去关注这个问题,那就成为问题了。
0
    
    以下这篇文章是笔者在2015年发表的。
    《从一个国际对话中引出的思考 —— 学前教育的文化适宜性问题(二)》

    2006年10月在美国芝加哥,笔者被邀在国际建构主义教师协会举办的年会上作了一个题为“建构主义在中国学前教育中的影响”的报告,在报告后的提问环节,几乎所有的与会者(其中许多是国际著名的建构主义学者)都将问题聚焦于一点:“中国文化、中国政治对建构主义的容忍度有多大?”笔者的回答是十分干脆的:“不大,甚或很小。”
0
    
    以下这篇文章是笔者在2015年发表的。
    《学前教育为了什么? —— 学前教育的文化适宜性问题(一)》

    学前教育究竟为了什么?这是关于学前教育的一个基本问题。
    笔者自从事学前教育学科的教学与研究以来,认定学前教育既要顺应儿童自然发展,
0
    
    我在《黄绿相间的银杏叶——朱家雄学前教育文选》(三)中,关于这些文章的一篇导读语的后半部分,说的是这些文章的导读,即基本观点:
    1. 对学前教育核心价值的思考,是对学前教育的根本思考。新时代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思想,应该是当今确定我国学前教育的核心价值、发展方向和指导方针的主要依据,据此演绎和提炼出科学的、系统的学前教育使命和理念,推动学前教育的理论研究不断升华,通过政策的制定和实施,为学前教育实践提供途径、方法和指导。
分页: 7/449 第一页 上页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