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在东京的国际学术研讨会上,日本学者山本教授谈到了他在中国访学时的感受,曾感叹地说,中国的幼儿园教师都很自信,在教室里,每个人的腰板子都挺得直直的,特别是中国北方的女教师们,本来就长得人高马大的,加上挺直了的腰,就显得特别的精神。
    我不知道山本教授对此是“褒”还是“贬”,但是有一点我是能够确定的,那就是他对所看到的中国教师整天挺直着腰这样的状况是感到有点“奇怪”的,会感到十分不习惯的,因为他看惯了日本包括女教师在内的女性,腰是经常弯着的,腰是不断地需要弯曲的。
1
  
     在跟日本人打交道的时候,如果说有什么难度的话,主要只是在口头语言上的,但是,即使一个完全不会讲日语的人,在马路上碰到了一个从不相识的日本人,只要写上几个汉字的话,也至少还能做些问路之类的事情。跟日本人打交道,运用手势一类的身体语言,运用眼神一类的感觉语言,都比与西方人来得容易。
1

    我对日本人的理解,会浅于我对美国人的理解,是因为我没有在日本较长时间地住过;也因为日本人不像美国人那样外向和张扬,在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意见时,日本人比较含蓄。
    许多年前在美国,我外出旅游,美国人老将我看成是日本人,因为那时在玩的中国人太少,也因为中国人与日本人在外型上鲜有差别,在行为上有点雷同。但是作为中国人,我们一看就明白谁是中国人,谁是日本人。
11

幼童的“沉浮概念”

2008/04/18    00:09    5504    朱家雄 天真理论 不指定
    
    我看到过这样的一个场景:
    一位老师问幼儿园的孩子:“铁重还是棉花重?”几乎所有的孩子都说:“铁重。”
    这位老师拿出了一大堆棉花和一小块铁,再次问孩子:“铁重还是棉花重?”几乎所有的孩子都说:“棉花重。”
4

幼童的创造性

2008/04/17    00:21    3612    朱家雄 天真理论 不指定
    
    昨天,我在上海南汇区的东城幼儿园参加了一个由上海创造教育学会组织的会议,组织者让我就创造教育发表个看法。
    我不懂什么叫创造教育,我老听人说,幼童是最富有创造力的,他们没有清规戒律的束缚,他们富有遐想,他们可以“天马行空”,而衡量一个人创造性的指标,如思维的“独特性、流畅性和发散性”等似乎与幼童的所思所想十分吻合。
分页: 434/449 第一页 上页 429 430 431 432 433 434 435 436 437 438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