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乔治•福门是我的老师,虽然我这样称呼他时,他有点“客套”。 美国人一般比较“诚实”,我相信他的“客套”不是虚的,他在任何场合将我介绍给别人时,都把我称为他的朋友。
    其实,把我称作他的朋友,是有很多道理的。
    其一,我跟他是同月同日生,虽然他比我大五岁。世界上巧事不多,发生了,就是缘分。
2
    
    在孟菲斯,有三个“KING”,猫王就是一个“KING”。
    从上世纪50年代后期猫王埃尔维斯走红,到1977年埃尔维斯过世,在中国,摇滚乐是被称认作为颓废音乐的,因此,极少有人会提到埃尔维斯,自然很少有人会知道他。但是,那时全世界几乎都知道猫王。
    作为一位摇滚乐大师,猫王埃尔维斯•普雷斯利是无人可以比拟的,在上世纪50年代后期,他是摇滚乐的偶像和象征。埃尔维斯于1935年1月8日出生在密西西比州的一个贫穷的农场工人家庭。埃尔维斯虽不是第一位演唱节奏与布鲁斯的白人歌手,却是第一位将美国乡村音乐和布鲁斯音乐融进山地摇滚乐中的白人歌手,如果他没有将流行歌曲、福音音乐、甚至兰草音乐或歌剧式的渲染完全调和成一体,他可能不会变成一个主流的超级明星。他英俊不凡的容貌,天赋的音乐灵性,天性不羁而富有感召力的舞台表现力等成为了猫王的标签,使他成为世人狂热崇拜的明星。
5

    昨天,我在写博克“密西西比河上的浮想”时,翻出了那本文化大革命期间幸存的《外国民歌200首》(袖珍本)。那是音乐出版社1958年的版本,定价0.56元。在我家中,比这本书更老的书已经是极少的了,因为它帮助过我度过了那文化毁灭性的年代,至今我仍然珍藏着。
2

密西西比河的浮想

2008/02/17    23:32    2918    朱家雄 异域随感 不指定
    
    文化大革命期间,家里的书都被革命掉了。有一本小小的书,我始终舍不得扔掉,那就是《外国民歌200首》(袖珍本)。人就怕没有精神食粮,在那个年代里,有一本这样的书,似乎就好过多了,有时,照着歌谱哼哼歌曲,倒能缓和一下心理紧张。
    我记得在那个年代,我最喜爱哼哼的歌曲是“桑塔露琪亚”和“老人河”,原因记不清楚了,但是旋律至今仍在脑际。特别是那首“老人河”,与我看过的第一本英语读物“密西西比河”联系在一起,构成了我心目中一幅朦胧的关于密西西比河的图画:
        老人河啊,
        老人河!
        你知道一切,
        但总是沉默,
        你滚滚奔流,
        你总是不停地流过……
8

在布列瑟侬赴宴

2008/02/14    21:45    3577    朱家雄 异域随感 不指定
    
    国际会议照例是要请客的,主人让客人们坐上大巴,在小山上转了几圈,来到了一家餐馆。说它是宴请的餐馆,从外面看,一点都没有感觉,就像是坐落在山上的私人别墅。宴会分两个部分,先是酒叙,再是正餐。
    外国人的喜爱跟中国人真是不一样,在户外,手里拿着个酒杯,装上些葡萄酒,来来回回地就可以走上好几圈,跟这个讲讲,跟那个聊聊,耗去了不少时间。我不是这个文化圈的人,再怎么的,也不会明白这种场合究竟会发生些什么。我只是知道外国人一般不会白白耗去时间的,我相信一定会有许多他们认为有意义的事情发生。
分页: 407/411 第一页 上页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