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荷花

2019/07/09    08:40    35    朱家雄 神州闲步 不指定
    
    夏日里,观赏荷花是种享受。
    花,是要赏的,从外形,从民俗,从寓意,从传说。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是对荷花外形美的经典描述;“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则是将高尚品格寓意于荷花的恰如其分的表述。
    在昆明的大观园,在普者黑,观赏了两地的荷花,从观赏的场面来说,前者精致,后者粗狂,各有千秋,各有所得。
0

普者黑

2019/07/07    23:49    44    朱家雄 神州闲步 不指定
    
   以前,没有听说过云南省有个风景区叫做普者黑,后来听了多次,由于这个名字不好记,依然没有记住。这次,去了普者黑,有了深刻的印象,恐怕难以忘记了。
    普者黑是个村庄的名字,是当地彝语,意为盛满鱼虾的湖泊,在昆明南面,以前开车需要翻山越岭,五六个小时才能到达,现在高铁,只需1个多小时就能到达。
0

过桥米线

2019/07/05    23:45    33    朱家雄 神州闲步 不指定
    
    现在,全国各地都能吃到过桥米线。一碗浓汤,放入生的猪里脊肉片、乌鱼片、鸡脯肉片、水发鱿鱼片、鹌鹑蛋、火腿片、豆芽、豌豆尖、韭菜、玉兰片、猪油渣等,再放入用水略烫过的热的米线,就成了一碗过桥米线。由于有鹅油封面,汤汁滚烫,但不冒热气。
    过桥米线源自云南滇南地区的蒙自,属滇菜系。
0

和平(五)

2019/07/03    08:09    38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说到“和平”两个字,我们这个年代人会想起儿时看到过的一张宣传画《我们热爱和平》,满街都是,到处能见到,并在以后的许多年中影响着人们。
    这其实是一张老照片。我查了一下这张照片背后的故事:
    《我们热爱和平》是1952年抗美援朝期间拍摄的一张照片,拍摄者是人民日报美术编辑阙文。
0
    
    一个好的报告,能给人带来感动、思考,会让人感到意犹未尽,生怕演讲人说“谢谢”两字。我之所以说“现在的我,很少能静下心来听进别人的报告了”,因为许多人做的报告让我听不明白讲的人在讲些什么,因为我一听就只想报告人早点说“谢谢”两字。
    王士祥教授做了“中华文化与诗歌教学”的报告让我感到听不够,因为他是在讲诗歌的“魂”
分页: 2/414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