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东师范大学朱家雄教授的BLOG
0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国的幼儿园课程开始酝酿改革了。跟随世界的潮流,“发展适宜性教育实践”可能就是一个选项。
    在当时,我国学前教育理论和实践工作者对皮亚杰理论的热衷程度不输于外国人,包括我自己在内。我曾经多次引述过一个外国学者的话,意思是搞学前教育的人,如若不懂得皮亚杰,就是不懂得什么是学前教育。
0
    
    我接触和熟悉“发展适宜性教育实践”(DAP),最早是跟着南京师范大学黄人颂教授学的,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黄教授刚从美国回来,来到华东师范大学讲学,整整一个星期,她就聚焦于“发展适宜性教育实践”,将她刚从美国学到的东西毫无保留地传递给了我们。
    那时,DAP刚发表不久,引起美国乃至全世界学前教育界的轰动,因为它是全美早期儿童教育协会(NAEYC)发表的,
0

写在前面的话
儿时的回忆  
    引言
    部分与整体;两座不同的大楼;序列;物体守恒;一斤等于几两;餐桌上养成的习惯;我是谁
童言无忌  
    引言
0

    因为疫情,被困在家里,无所事事,于是萌发了写书的动机。除了写一些学术类的书外,我接连写了《俗话幼儿园课程》和《漫谈幼儿家庭教育》两本通俗读物,之后,总觉得还少了一本关于幼儿教育对象——幼童的书,于是接二连三地写下了这本《趣说幼童》,使这三本书成为了一个系列。
    相比较前两本书,《趣说幼童》是一本最不容易写成的书了,因为世界上没有人真正懂得幼童,“无常”是真实幼童世界的常态。
0

    大约在300万年前,原始人就已经采用在绳子上打结的方法记数,并以绳结的大小来表示猎物的大小,有了这种计数法,人类才将数真正从外在的事物中抽象出来。数就这样被发明了。
    可以推测远古时代的人类最初开始计数时,很有可能先使用的是手。每个人都有一双手、十个手指头,手指为人提供了十分方便的计数工具。人在计数时可通过手指帮助记忆,或用手指相互交流与数量有关的信息。对于远古时代的古人而言,手指与数字之间的关联不可分割。在英语中,“数字”就是拉丁语中的“digit”(手指)。
分页: 1/457 第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