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朱队长

2016/11/20    08:44    6496    朱家雄 一盏心灯 不指定
    
    前几天,还见到了朱队长,他是当年前进农场工程连的业务队长,在那个年代,政治挂帅,业务队长没有太大的权利,但是毕竟是我的领导。
    我多次向人讲到过关于朱队长“解救”我一事,这次,我专门问了他,他记不清楚了。事情是这样的:
    在枯燥的农场生活中,我不喜欢打牌、聊天、无所事事地混日子,自己一人在电工车间生活,工作之余就独自一人在那里静心地看看书,
0

汪工

2016/11/13    08:22    6845    朱家雄 一盏心灯 不指定
    
    汪工,是汪工程师的简称,昵称。汪工也是我当年在农场工作的同事,一起工作过3年。他是当年正规大学的毕业生,学机械的,在那个年代,大学生比例很低,很吃香,分在农场工作,形同于“发配”。
    如果说,要找一个本本分分、老老实实、勤勤恳恳、认认真真的典型人物,那么他就是。他的一生在跟机械打交道,尽管在农场,都是土机器,但是毕竟离不开专业。
0

葛师傅

2016/11/12    15:50    5739    朱家雄 一盏心灯 不指定
    
    许多年没有遇到葛师傅了,估计有三十多年,近来见了一面,才知道他已经86岁了,虽然外貌确实老了,但是身子依然活络,充满活力。
    我在前进农场,有大约3年的时间是与葛师傅在一起的,在工程连里工作,在机电班做电工,是技术活,相对已经干了3年多的泥水匠,日子好过多了。不知道是何原因,那时我的感觉是,他被非名分地定位在阶级敌人与革命者之间,在连队领导眼里是要受监视的,甚至是要受批判的,
0

市西、市西

2016/10/07    22:57    5814    朱家雄 一盏心灯 不指定
    
    每年国庆节长假中的一天,都会是市西中学的校庆。
    我在市西中学度过了8年,初中3年、高中3年以及文革2年,是一生中学习时间最长的一个学段了。
    到母校参加校庆,只有一个感受:在一个名校就读,三生有幸。
    市西中学在上海市算得上是个一流的学校,所在地区好(意味着学友好)
0

被重新唤起的旧事

2016/08/03    14:17    3485    朱家雄 一盏心灯 不指定

    很多已经过去或者淡忘的事情,会因为某个原因而被重新唤起。以前,只要有人跟我提起内蒙古,我就会自然联想到那里有个内蒙古师范大学,就会联想起该大学有个叫白乙拉的教师;后来,我被告知白老师突然离世而去,惊愕之余,深感惋惜,但是因为没有联络方式,就无法向其家人表达哀悼之情。
    我与白乙拉老师的相识
分页: 4/21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