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未来之城

2019/07/25    23:38    92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车进入了临港,横在路口的是4个大字——未来之城。
    从上海市中心,到临港新城,起码花费一个小时,路是很远的。
    很多人都不愿意去临港,因为太远了。但是,临港是个未来大有发展的地区,是一个创新的现代化区域。
0

和平(六)

2019/07/23    23:02    82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人们对于和平的向往,是用“祈求”这个词的,这个词的用途主要是在用在请求神灵的佑护之上的,可见和平的神圣。
    在和平的年代里,人们并不觉得它的重要,因为它太过平常,平常得没有“波澜”。但是,人们一旦经历了战争,受到了战争带来的磨难和无奈,以及由此而来的痛楚,那么他们一定会从心灵深处去祈求和平。
    而今这个世界,谁都不敢轻易发动战争
0
    
    在台北参加了环太平洋地区学前教育学会(PECERA)召开的第20届学术研讨会。20年以来,每年一次的研讨会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举行,从未间断过,我只缺席过一、二次。作为该国际组织的大陆地区负责人,我曾在上海和杭州分别承办过两次年会,对学术研究起了一点作用。
    今年会议的主题是“童年的明天”
0

和平(五)

2019/07/03    08:09    89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说到“和平”两个字,我们这个年代人会想起儿时看到过的一张宣传画《我们热爱和平》,满街都是,到处能见到,并在以后的许多年中影响着人们。
    这其实是一张老照片。我查了一下这张照片背后的故事:
    《我们热爱和平》是1952年抗美援朝期间拍摄的一张照片,拍摄者是人民日报美术编辑阙文。
0
    
    一个好的报告,能给人带来感动、思考,会让人感到意犹未尽,生怕演讲人说“谢谢”两字。我之所以说“现在的我,很少能静下心来听进别人的报告了”,因为许多人做的报告让我听不明白讲的人在讲些什么,因为我一听就只想报告人早点说“谢谢”两字。
    王士祥教授做了“中华文化与诗歌教学”的报告让我感到听不够,因为他是在讲诗歌的“魂”
分页: 8/233 第一页 上页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