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高科技

2008/03/27    00:04    2784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我原本是一个学习自然科学的人,按理说,是不会拒绝高科技的,而且从小就喜爱科技活动,喜爱动手动脑,充满了好奇,总想自己发现些什么。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开始有点拒绝新的东西了,特别是我不熟悉的东西,特别是我会要改变我原来已经习惯了的东西。
1

挪威人也在抱怨

2008/03/19    20:55    6216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在世界上,挪威人算是很有钱的。
    听说以前,挪威人不够有钱,比起北欧的瑞典,总是矮人一截。历史上,挪威还曾俯首听臣,成为过丹麦的一个省份,也曾是瑞典联盟中的一个小成员。
    现在,挪威人很有钱,比起北欧的其他国家,由是,地位也就从小弟弟变成了大哥哥。这种变化主要归因于挪威在其海域上发现了大量的石油。而今,石油越来越短缺,价格越来越高,自然挪威人也就越来越有钱。
0

横看成岭侧成峰

2008/03/19    20:38    1606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横看成岭侧成峰”,这是当年苏轼写的诗中的一句。这首诗,稍有文化的人都能看懂,而有些有了很高文化的人虽能看懂,却经常“背其道而行之”。
    世界上的事情纷繁复杂,复杂得说不清,道不明。非但如此,就一个事物而言,也是纷繁复杂,复杂得说不清,道不明。
2

过年的程式

2008/02/08    12:17    2840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每年过年,家里有一些固定的程式是不变的,诸如除夕夜吃年糕(据说北方人是吃饺子的),初一早餐吃汤圆;给压岁钱(以前被人给,现在给别人);看放鞭炮(以前自己放,现在看人放);……。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做,自己也讲不明白,也从来就没有想要明白过。
    听人讲了一件事,让我不经意地明白了。那是发生在一个美国家庭中的事情,一天,这个家庭中的一个孩子突然发问:“感恩节吃火鸡,为什么我家的火鸡总跟别人家的不一样,别人家的火鸡都是完整的,我家的火鸡屁股都是没有的?”孩子的爸爸妈妈答不上来,就去问孩子的爷爷奶奶,爷爷奶奶也答不上来,爷爷又去问了他的妈妈。老太太老得快不行了,半晌才回答了孩子的爷爷:“
4

看央视的“春晚”

2008/02/07    16:47    2724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每年过年,我都要看央视的“春晚”,已经成为了习惯,改变不了了,不看就会觉得有点不舒服,而且,如若有原因没有看成,以后还要补回来。这个习惯是自有“春晚”以来那么多年养成了的。
    根据我有限的生活经历,我感到“春晚”是世界上最讲究“排场”的“秀”,就好比“满汉全宴”是最讲究“排场”的“宴席”一样。我看过不少据说是够讲“排场”的“秀”,诸如拉斯维加斯的“O秀”、“桕布力”之类,但是,无论从哪个方面讲,都不能与“春晚”相比。这就好比我曾参加过一些高规格的东、西方国家的宴会,讲究“排场”的程度都还比不上我在国内参加过的一些中高档次的宴会。
分页: 232/233 第一页 上页 227 228 229 230 231 232 233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