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家简介 专家著作 专家论文 学术交流 学前教育课程资源 专家推荐 交流论坛 博客 联系我们
是复杂化,还是简约化?—— 对我国幼儿园课程改革的反思(之二)
2007-01-30        点击:4388

是复杂化,还是简约化?

—— 对我国幼儿园课程改革的反思(之二)

 

20年来,幼儿园课程改革是有成绩的,因为课程改革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社会发展所需要解决的一些问题。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课程改革也出现了不少问题,这些问题的解决,有益于改革的推进,要不,改革会走向歧途。

幼儿园课程改革有点像“摸着石子过河”。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也许只能“摸着石子过河”,所以,不能因为在过河时出些个差错就横加批评和指责。但是,在“摸着石子过河”时,人们希望河水能清澄一点,这样,受挫的可能性会小些。而今,“河水”似乎不很“清澄”,甚至让人感到“摸不透”了。不是吗?太多的新名词、新概念和新理念,这些“好看不好用”的东西把幼儿园教师弄糊涂了,弄得“晕头转向”了。不少幼儿园教师都埋怨,为什么幼儿园课程变得如此复杂?

网络时代的呼唤

幼儿园课程是学前教育中最繁难、最容易被误解的一件事情,诚如国际著名学前教育专家斯波代克所言,“我越研究,越发现早期教育理论来源的复杂性”。

然而,幼儿园课程本身的复杂和繁难,并不意味着每个幼儿园教师都必须要以复杂和理想的方式去对待课程的编制和实施。在一般意义上,当人们遇到复杂事物的时候,理智和聪明的办法是将复杂问题简单化。面对幼儿园课程的编制和实施也应该是这样的,理智和聪明的办法不是将幼儿园课程的编制和实施问题复杂化,而是将此过程简约化。

当今,已经是网络时代了,信息的复杂繁多,使人目不暇给,难以应付。以复杂对复杂,这不会是成功的办法。在这样的情形下,让人想起了一位哲人,他与皮亚杰同时代,研究的也是人的认识问题,他的名字叫葛雷戈里·贝特森(Gregory Bateson)。他几乎被人遗忘,因为他的学说远远超乎他所生活的时代,如今,让人屏息以待的贝特森以及他的学说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贝特森所说的“连接模式”在当时是个隐喻,但是到了我们现在的数码时代却成为了事实;他要求用日趋简化的观念表征日趋复杂的现实,这样的高见让生活在数码时代的人们惊叹他的智慧和深奥的洞见。

想到了贝特森,让我们联想到了在网络时代动漫的红火,时尚杂志的流行,广告语的深入人心……。在信息爆炸的年代里,人们已经无暇潜心去慢条斯理地琢磨道理,而简化的观念表征却能让人们最为有效地把握时代的脉搏。想到了贝特森,也让笔者联想到了在网络时代对学前教育的实践又应该如何表述,认识到越复杂的表述,就会让幼儿园实践工作者越感到犯难。

学前教育理论工作者完全可以潜心地去做他们自己感兴趣的学问,尽管有些研究与教育实践不多关联,但是,这并不表明他们的研究没有价值,也不等于他们的研究在教育实践中一定可被运用,更不说明他们的研究是放置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教育实践有理论研究和思考作为基础固然很好,但是并不是必须遵循理论研究和思考。曾任美国教育界多种要职的历史学家艾论·拉芪曼(Ellen Lageman)曾经说过,美国教育研究的一百多年历史是一段扑风捉影的历史,大部分教育领域的研究,对教育实践并没有帮助,没有从教师、学生、学校、家长和社区的发展需要,针对教育生活的过程进行研究,大量的研究只是为了研究,不是为了教育,不是为了参与教育的人和发挥教育的社会福利功能。拉芪曼的言论虽有过激之处,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学者们的研究与教育实践之间存在着鸿沟。

网络时代呼唤的是简约,是将复杂问题简单化,而不是将简单问题复杂化。当一种幼儿园课程从理论到实践都被复杂化了,甚至复杂到很少有人能听得懂了,那么,不管这种课程的理念有多少高明,课程的设计有多么完美,其本身就已经失去生命力了,甚至有了“故弄玄虚”之嫌了。

“简单问题复杂化”和“复杂问题简单化”

人道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不少学前教育专业以外的人都难以理解,相比较其他各级各类课程,幼儿园课程的编制和实施本不该是最复杂的课程,而今却变得如此繁难,而且还滋生出了那么多的名堂。

一个道理,用谁都能听懂的话语加以表述,用大部分人都会使用的方法加以运用,能这样做者为高手。相反,当一个道理用大部分人都弄不明白的语言和方法加以实施的话,那么这并不表明这样做者为智者。

其实,尽管幼儿园课程是繁难的,但是仍然可以用最简单的话语阐述清楚。幼儿园课程所要达成的目的,无非就是“既要顺应幼儿的发展,又要将幼儿的发展纳入社会所需求的轨道”;幼儿园课程所要做的事情,无非就是“让幼儿开心地玩,让教师有效地教”。在没有学业指标,没有考试压力的情况下,幼儿园课程的设计和运行理当不会让教师陷入“云里雾里”。

在处理问题时,聪明人往往是将复杂问题简单化,愚蠢的人则往往是将简单问题复杂化。一旦将简单问题复杂化以后,幼儿园课程中就会出现大量的“可说不可做”、“可看不可用”的东西。

例如,因为倡导学前教育要能满足幼儿的需要,结果,教师们被要求去研究什么是幼儿的需要,并被要求去设计课程和活动满足幼儿的需要。这样的想法本身并不错,而这样的做法其实是行不通的。殊不知,幼儿的需要是内在的,是动态的,是个别化的,一个教师面对数十个幼儿,根本不可能去把握每个幼儿的需要,退一万步讲,即使教师能把握,也根本不可能发展正好适合他们的课程和活动。这样做,是将简单问题复杂化。如果将复杂问题简单化,只要为幼儿提供足够的时间和空间,让幼儿尽心尽情地游戏,那么幼儿园课程就已经能够满足幼儿的需要了。

例如,因为倡导活动区活动,结果,教师们被要求去研究如何让区域活动的材料有层次性,研究如何安排不同发展水平的幼儿与不同层次的材料进行“匹配式”的互动,研究教师如何布置墙饰以配合区域活动,等等。这样的做法似乎也是没有意义的。殊不知,活动区活动的根本价值就在于幼儿的自主、自选和主动探索,而不在于教师将自己预设的计划强加于幼儿,教师即使再有经验,再花费时间,自己设计的活动区域也都难以取得活动区域原本应有的价值。这样做,是将简单问题复杂化。如果将复杂问题简单化,只要为幼儿提供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投放多功能的材料,特别是较为原始的材料,那么幼儿园活动区活动就会反而更有价值了。

又如,因为强调活动过程,结果,教师们被要求去设计能与幼儿自身的经验相符合的教育活动,即以幼儿的心理逻辑选择和组织活动内容,但是,同时又要求教师不可削弱知识和技能,即也要能顾及学科逻辑。这在道理上是可以讲得通的(例如,处理好教师预设与儿童生成之间的关系等),但是在实践中往往是难以达成的。殊不知,课程内容的儿童心理逻辑取向的真正达成,常常是以失却部分甚或全部的学科逻辑取向为代价的。这样做,是将简单问题复杂化。如果将复杂问题简单化,只要明确整个课程的价值取向,并以与之相一致的方式权衡和协调儿童心理逻辑取向和学科逻辑取向之间的关系,懂得有所得就必有所失,这样就不会刻意地去求全了。

……

如此这般的“将简单问题复杂化”的例子还有许多,难怪幼儿园园长和教师会那么忙,那么累;难怪不在少数的幼儿园教育、教学的有效性会那么低、那么糟糕。

这个简单的道理不可丢失

即使是浪漫主义的学前教育,也不会完全否定教师的教学,有幼儿教育机构,就会有教师的教学,就会有教师的给予。

将复杂问题简单化,那么在幼儿园课程中,教师教学的问题就会简单到“给予幼儿什么东西才是最有价值”的问题。

自古到今,人们对这类问题的思考,历来主要就是哲学的思考,人们对这类问题的认同,是很少离开“真”、“善”、“美”这3个字的。

不同的文化,对“真”、“善”、“美”有不同的取向,甚至是完全相反的取向。例如,“竞争”在有的文化中被认为“真的、善的和美的”,在教育中是值得倡导的;而在有的文化中却被认为是“邪恶的”、是“可憎的”,在教育中是要被排斥的。由是,在设计和运行幼儿园课程时,必须要思考文化价值的问题,特别要思考如何传承优秀的传统文化的问题。

对“真”、“善”、“美”的价值认同有稳定性,往往会通过各种途径和关系代代相传。由是,在设计和运行幼儿园课程时,要选择更多的经典的、经由“千锤百炼”的东西作为材料,而不是去采用那些信手拈来的东西。

对“真”、“善”、“美”的价值认同有动态性,往往会随着社会文化的变迁而发生变化。由是,在设计和运行幼儿园课程时,要“与时俱进”,要“紧跟时代前进的步伐”。例如,在构建和谐社会的年代里,幼儿园课程也应反映人类与环境的和谐与共处等。

而今,幼儿园课程在一定程度上被“污染”了,由于过分强调对幼儿即时兴趣的追随,将不少“假”、“恶”、“丑”的东西也充斥在课程之中。要从小对幼儿进行“真”、“善”、“美”的熏陶,如此简单的道理,却被人们遗忘了,实在是件遗憾的事情。

“易操作”本身就是课程的价值所在

复杂问题简单化,这是一项需要高智慧的工作。

制造一架“傻瓜”照相机,比制造一架传统的照相机要困难得多,需要基于高科技的研究,需要在照相机内安置单片机(电脑晶片)进行调控,但是这样的照相机却给操作者带来了效率和方便;当代电脑软件的功能越来越复杂和专业化,但是,在操作上却越来越趋向简单化,这样做,需要花费软件工程师们极大的劳动,但是这样的软件却给电脑操作者带来了效率和方便。“傻瓜”照相机和简约化电脑软件的发明和制造,并非为了让使用者成为只会操作硬件的傻瓜,恰恰相反,为的是让使用者更为理想地达成他们的工作目标。“傻瓜”照相机和简约化电脑软件的易操作性本身就是它们的价值所在,

幼儿园课程的编制,其复杂性不会低于制造一架“傻瓜”照相机,或设计一个电脑软件,是需要课程专家们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才能完成的。幼儿园教师实施课程就如同运用照相机拍照片,或运用电脑软件处理文件,而不是去制造照相机或设计电脑软件。要求幼儿园教师去编制幼儿园课程,就好比要求非专业人员去制造照相机或设计电脑软件,结果反而将拍照片或用电脑的任务给遗忘了,这样,既制造不出照相机或电脑软件,也拍不好照片或处理不好文件。

其实,要运用照相机拍照片,或者运用电脑软件处理事务,这些都是富有创造性的工作,是需要进行研究的工作。数码时代的人大都会选择“傻瓜”照相机和简约化电脑软件进行操作,为的是提高效率,为的是将其创造性和精力运用于他们需要解决的问题上。也许,生活在数码时代的人群中,没有人会花费时间和精力去研究“傻瓜”照相机和电脑软件本身,因为这并非是他们所能够做的,也不是他们应该做的。

同样,生活在数码时代的幼儿园教师,必须面对纷繁复杂的教育情景和千变万化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为幼儿园教师提供内涵复杂,操作简易的幼儿园课程就显得特别的重要。简约化的幼儿园课程在表述上清晰明了,在操作上易于上手,这样做,为的是能让幼儿园教师提高教育、教学效率,为的是能让幼儿园教师去研究特定背景下的教育、教学问题,将其创造性和精力集中地运用于他们在教育实践中需要解决的问题上。简约化的幼儿园课程以简单对复杂,这样的课程反而更富有弹性,更能“以不变应万变”。

尽管编制幼儿园课程是一件十分复杂和繁难的事情,但是,简约化的幼儿园课程能使幼儿园教师在操作中十分简单和有效。应该说,幼儿园课程的易操作性本身就是课程的价值所在。

 

参考文献:

朱家雄等:《生态学视野中的学前教育》,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中。

Spodek, B., & Saracho, O.N. (2006).  Handbook of research on the education of young children/2ed. Mahwah, New Jersey: 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

 

      《幼儿教育》(教师版)2007年第2期

责任编辑: admin
收藏本页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 -2015 朱家雄学前教育研究网 技术支持: Ezness.net 当前在线:19,共有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