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天上和地下

| |
2021/04/20    20:15    67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学过教育史的人都知道,有许多高人都谈论过教育,许多被流传了下来的高论,都是那些高人在天上谈论他们心目中理想的教育。
    杜威是个教育界的高人,他谈论的教育很高深,他是在天上论道。教我杜威理论的是我国著名的外国教育史专家赵祥麟先生,他是杜威的学生,国内有关杜威的著作大部分都是他和王承绪先生合作翻译的,可谓是这方面顶尖的专家。我在听他的课时始终似懂非懂。我记得赵祥麟先生曾经说过,有个杜威学校,不仅用杜威的名字冠名,多少也运用了杜威的教育思想在办学,当有人问杜威,这是否是他的教育理念的教育实践中的运用,他矢口否认了。当时,我十分不理解,现在我明白了,明白的是“杜威是个在天上论道的高人”。
    在世界范围内,皮亚杰可谓是一个对幼儿教育最具影响力的学者之一。皮亚杰不是一个教育家,他是发生认识论者,他的理论被幼儿教育理论和实践工作者解读了、运用了。可以说,皮亚杰也是一个在天上论道的高人,他只关注人的认识是如何发生和发展的,对于他的理论如何指导教育,他并不感兴趣,当年,当幼儿教育工作者几近疯狂地追随他的理论,他依然稳坐在天上,不愿下凡到人间,他只是“风轻云淡”地对教育工作者说了几句话:“你们要提供实物给儿童自己去操作;你们要知道运算对于儿童来说是困难的;你们要帮助儿童自己提出问题的技能。”
    与其说,在天上才叫做高,不如说,天上与地下不是一回事。高人如若不明白这个道理,那么他就成不了一个高人。
    可以设想,如果杜威、皮亚杰将某个教育机构的教育看成就是他们思想在实践中的落实,那么也许会导致人们的评论:“没有什么高明,不过如此而已”。
    我经常会讲一句话:“教育理论可以高高在上,纯而又纯,教育实践往往是个‘大杂烩’”。换言之,一个高大上的教育理论,如果被不折不扣地演绎为一个教育实践,那么一定不会是行得通的。
    道理很简单,理论是想事情,实践是做事情,两者固然有紧密关联,但是想事情可以想得很美,做事情却会遇到诸多问题甚至障碍,不会那么理想化,必须将可行性放在第一位。
| 引用(0)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