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游戏,教学(三)

| |
2019/12/29    00:27    120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专家、学者站在不同的视角,持有不同的立场,阐述自己对游戏、教学的观点,哪怕是非常极端的观点。这些观点存在的意义,也许就在于学术争鸣,就在于从“瞎子摸象”的“解读”中,让人们去进一步“悟出”一些“真理”。
    不是任何的道理都可以被用于指导实践的。这一点,专家、学者们自己应该明白,实践工作者也应该明白,各级行政官员更应该明白,否则遭殃的会是实践工作者。
    幼儿园教育实践是很实在的事情,由不得过分“浪漫”,因为制约幼儿园教育实践是否有效的因素太多、太复杂,不是理论那样的“纯而又纯”,容不得“沙子”,容不得与自身不相符合的道理。
    也许是因为专家、学者太多,各自阐述的理论太多,还有点“自以为是”,于是多少将幼儿园教育实践工作者搞糊涂了,弄得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专家、学者善于思辨,善于演绎,还善于“玩弄文字”,如若他们不深入实践,甚至不知道幼儿园教育实践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么他们的理论只能被“束之高阁”,一到实践就会行不通,甚至会误事。
    作为一个理论工作者,我能够理解一些专家、学者的想法,因为做学问不讲一些“极端”的话是难以成为一个有立场、有观点的学者的。
    作为一个经常在幼儿园实践中去学习的人,我喜欢用“交流、协商、共享”这样一类词去描述我与实践工作者之间的关系,而不是用“指导”这样的词。我知道我是没有资格去指导幼儿园实践工作者的,因为他们才真正知道该怎样做。
    游戏和教学,本来就是幼儿园实践工作者最知道怎么做的两件事情,现在反而被搞糊涂了。
    我真的不知道这应该怪谁?
| 引用(0)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