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双面碑亭

| |
2008/12/07    00:12    5317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日前,我看报时给一篇文章吸引了,这篇文章的题目叫做“墓碑的两面”,说的是,在菲律宾马克坦岛北岸,建有一座奇特的纪念亭,亭中耸立着一块石座铜碑,碑的正面,载有纪念费尔南多•麦哲伦的文字,而在这块墓碑的反面,则刻着纪念杀死麦哲伦的菲律宾人拉普拉普的碑文。我为有这样的铜碑而感到好奇,也为作者诸如“世间万物,本就不可以用绝对衡量。有些东西,正看是对的,反之,也未必就错。”这样一类富有哲理的言论所打动。
    强烈的好奇性驱使我想见识一下这块石座铜碑,我查阅了许多报纸,搜索了各个有关网站和网页,看到了不少报纸和网页都转载了这篇文章,就是没有查到有明确文字标明的这块石座铜碑的照片。
    现代技术毕竟给我们带来了快捷和方便。后来,我找到了有关信息,与“墓碑的两面”文章不同的是,麦哲伦紀念碑( Magellan’s Marker)公园和拉布拉布紀念碑(Lapu-Lapu Monument)是两座纪念碑,都在靠近香格里拉酒店的麦克坦岛(Mactan Island)的东北端,虽在同一地点,却是一前一后。我没有去过麦克坦岛,我不能保证自己的搜索会遗漏“墓碑的两面”文章中所提及的那块石座铜碑。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考证的,那就是,麦哲伦紀念碑是在1866年由西班牙人建造的,而拉布拉布紀念碑(包括拉布拉布青铜像)是1951 年由菲律宾政府为纪念拉普拉普而建造的。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我在网上搜到一段文字,我认为比较可信:“四百八十六年之后踏上这片土地,当年那著名的战斗早已无迹可循,只有后人在古战场的地点竖起了两座纪念碑,分别纪念麦哲伦和拉普拉普。历史总是喜欢嘲弄创造它的人类,这两座纪念碑相距不过百米,空气中似乎有些尴尬,拉普拉普不愿面对这个老对手,默然转过身去,左手持盾右手握刀,在阳光里自信地展示着古铜色的健硕和胜利者的骄傲。麦哲伦的魂魄则安然在他的穹顶下幽思着‘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欣慰着菲律宾成为了东半球最大的天主教国家。一对生死冤家相邻着同被供奉,此景在全球也应属罕见。就此请教当地人,却得到了毫不犹豫的肯定答案:麦哲伦给菲律宾人带来了信仰和福音,理当景仰;拉普拉普是在殖民化浪潮中战胜西方入侵者的亚洲第一人,功不可没。”
    我在网上还搜到另一段文字,写着“当地还有一个双面碑亭,正反两面镌刻着以完全不同口吻撰写、记载同一事件的两篇碑文……”;还搜到流沙河的文章,更有趣味。
    我还是希望能看到有关镌刻着不同含义碑文的墓碑的照片,我认为这更有意味。我搜到一张照片,没有明确的文字说明,说是麦克坦岛上拉普拉普的纪念碑,在我看来,像是在亭里,不像是在雕塑像边,我将它附在博文上,不知它是否就是那块“双面碑”。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原文:
                                                                       墓碑的两面
    麦哲伦是位伟大的航海家。他的伟大之处在于,他是世界上第一个进行环球航行的人,尽管最终自己并未能亲自完成这一壮举。
    麦哲伦死于菲律宾,他是在与当地土著人的交战中身亡的。
    迄今,在麦哲伦遇难的地方,菲律宾马克坦岛北岸,依然建有一座奇特的纪念亭,亭中耸立着一块石座铜碑。碑的正面,载有这样的文字:费尔南多•麦哲伦。1521年4月27日,费尔南多•麦哲伦死于此地。他是在与马克坦岛酋长拉普拉普的战士们交战中受伤死亡的。麦哲伦船队的一艘船只———维多利亚号,在埃尔卡诺的指挥下,于1521年5月1日升帆驶离宿务港,并于1522年9月6日返抵西班牙港口停泊,第一次环球航海就这样完成了。
    这段文字,朴实无华,却是对麦哲伦生平最充分的肯定。为了认知世界,为了散播文明,他不惜葬身当年的荒蛮之地,其探险的勇气和无畏的精神,一直为后人敬仰。
    可是,就在这块墓碑的反面,同样刻着另一段文字,更加简短:拉普拉普。1521年4月27日,拉普拉普和他的战士们,在这里打退了西班牙入侵者,杀死了他们的首领———费尔南多•麦哲伦。由此,拉普拉普成为击退欧洲人侵略的第一位菲律宾人。
    建造这块墓碑的人在为拉普拉普刻下文字的时候,心中一定是很虔诚的。单就自己的民族而言,拉普拉普也的确无愧于这段文字。
    同一块墓碑,两面是一对曾经的敌人,他们为了各自心中崇高的信仰而战。即使倒下后,两人仍然没有分开。五百年后的今天,当我们体会这段历史,绝不敢信口亵渎其中的任何一人。因为他们的死,具有同等壮烈的意义。在传播“文明”和抵抗“侵略”之间,谁都没有资格妄加评论对与错。
    也正因此,他们两个人都成为了伟大的英雄。唯一不同的是,一个是西班牙的民族英雄,另一个是菲律宾的民族英雄。
    从哲学的层面讲,世间万物,本就不可以用绝对衡量。有些东西,正看是对的,反之,也未必就错。
                                                                                                     (《杂文选刊》第11期  作者:葛会渠)


另附:流沙河撰写的“双面碑”

    书桌抽屉深处,翻出一枚海贝,一九八七年一月游麦哲伦海滩拾得的。这枚海贝形色皆差,不美也不值钱,深藏之只为了纪念伟大的航海家麦哲伦。是他,葡萄牙人裴迪南•麦哲伦,十六世纪西班牙派遣的一位船长,在人类的航海史上,扬帆首次环航地球一圈,从而证实了大地是圆球,此后才有“地球”一词,拓张人类眼界,功莫大焉。不过,一圈之说欠妥。准确说,麦哲伦他本人只转了地球大半圈,中途登陆菲律宾的马克坦岛,不幸死于土人蛮刀之下。多亏他麾下的船员们继续扬帆,穿越南太平洋,西渡印度洋,绕南非好望角而北上,返回西班牙,才完成他末竟之业。他死难所在的那段海滩就在马克坦岛,后人凭吊,叫做麦哲伦海滩。考证起来,马克坦(Mactan)其实是麦哲伦(Magellan)的读音讹误。马克坦岛就是麦哲伦岛。
    这是个小岛,今有路桥连接菲律宾的第二大城市宿务,遂成半岛。我随菲国作家从宿务乘小车去岛上,竟无渡海登岛之感。车到终点,下来一看,我好迷惑。眼前一尊铜像,正立高台,举盾捉刀,昂头猛进。这半裸的勇士难道是麦哲伦?观其面目,蟹脸高颧,鼻不凸梁,眼不凹窝,肤色深棕油亮,哪里像“红毛国”的船长,明明是菲律宾土著的泰加罗人。“哦!对了,是他蛮刀一砍,杀了麦哲伦呀!”我
这才憬悟了,觉得莫名其妙。原先说的是来凭吊麦哲伦遗踪的啊。
     铜像一侧,有条亭焉。入亭读碑,知道这位提刀勇士名叫拉浦拉浦,或译那不那不,乃土著酋长也。碑面黑石白字,书以英文,题曰《拉浦拉浦》。我将碑文恭译如下,以飨读者:
     时维公元一五二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拉浦拉浦率其丁众,于此击渍西班牙侵略者,殪其帅魁费迪南德•麦哲伦。
     菲律宾人抵抗欧洲人之入侵,拉浦拉浦乃首倡其义者,以此故也。
     看见我崇拜的航海家麦哲伦被人家立碑记罪,用洋话说便是“钉在耻辱柱上”,鄙人心头非常不是滋昧,就像左脸挨了一掴。抬头又见亭壁有画,画的正是当年海滩之战横幅全景。近百人的两两拼刀,杀声可闻,双方战士水中乱砍,你死我活。战阵中心,仔细辨认,总算瞻仰到了英雄酋长拉浦拉浦同志,见他半裸,双手高举蛮刀,即将猛砍下去。在他刀下,一个全副戎装老贼,狗头豹眼,一瞥便知是大坏蛋。老贼此时手忙脚乱,进退两难,正欲抽刀出鞘。抽你妈个鸟刀,老贼,你这侵略头子,一刹那就要你狗头开花了!
     天哟我的天,那老贼居然是麦哲伦!
能这样丑化吗?鄙人心头火冒三寸,蠢蠢想同不在场的菲国画家争辩,奈何另一个我悄悄提醒:“注意立场!”于是自我消防灭火,赶快与拉同志保持一致,免得又犯错误。
      菲国作家笑笑说:“请看石碑背面。”
原来这是双面碑。碑阴也是黑石白字,同样书以英文,题曰:《裴迪南•麦哲伦之死》。我将碑文恭译如下,以飨自己(这是站在反面看呀):
      时维公元一五二一年四月二十七日,费迪南德•麦哲伦与马克坦岛酋长拉浦拉浦麾下丁众交锋,身受重戕,殒于此焉。其后,麦哲伦之船队有维多利亚号一艘,胡安•定巴斯蒂安•埃尔卡诺率领之,是年五月一日航离宿务,翌年九月六日泊归巴拉米达之圣罗卡港,遂首次完成地球之环航。
      这篇碑文《费迪南德•麦哲伦之死》比那篇碑文《拉浦拉浦》长些,文内不再说侵略了,而且写明首次环航地球,伟大意义不言自喻。一碑两文,菲国政府这样处理,既维护了国家体面,又尊重了历史公道,颇具匠心。当然,如果是西班牙政府为麦哲伦记功,碑文恐怕不会这样写吧。侵略(invade)一词是不会用的,至多用殖民(colonize)一词,正如日本教科书以“进入”偷换“入侵”。麦哲伦也不会被画成狗头豹眼,肯定画成光辉形象,而且是“被土人杀害”的。至于拉浦拉浦,那不那不,算个什么,那不必写。历史小姑娘嘛,怎样打扮她都不闹。
     读毕双面碑,且去看海滩。时值午潮,但见白波一线,一线踵跟一线,迎面推来,不肯罢休,似诉说航海家的追恨。不,不应有恨了。南半地球有麦哲伦海峡,南半天球有麦哲伦星云,他与天地同在,够辉煌了,够永恒了。杀他的酋长也沾他的光,得以法相庄严,铜身巍峨,流芳百世。设想当年蛮刀一砍,脑袋开花的是名不见经传的张三李四,或是碌碌如我,或是碌碌如你,谁还记得有个土著酋长名叫拉浦拉浦的呢!所以,想要出名,最好去揪住大人物打官司,或是拿枪射总统。怕犯险,提棍子打文豪,也行。如果还怕,就脱裤子趴在地,骂他的娘,让他来打。
     我是几年前去凭吊麦哲伦海滩的,那时菲律宾社会尚未全安定,海滩游客很少。现在想必旅游业兴盛了,麦哲伦一定会给拉浦拉浦的子孙创造出可观的经济如益。当年蛮刀一砍,英明万分,乃是最省钱最赚钱的投资啊。














| 引用(0)
感叹不已
2008/12/20 19:44
伟人是人说的,罪人也是人说的。人呀人!
对与错
2008/12/18 16:29
“世间万物,本就不可以用绝对衡量。有些东西,正看是对的,反之,也未必就错。”但是,有话语权的人经常从自己的立场出发,将话说死了,说绝了,结果东西成了正看是对的,反之就是错的了。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