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学界(七)

| |
2018/05/01    18:32    40879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我与打工一族在一起“混”过十载,在码头上、在建筑工地上、在煤矿里与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卑贱者”生活在一起,同吃、同住、同干活,养成了“爽直不二”的性格和习惯。后来不由自主地被“扔入”了学界,虽然自己努力在设法“脱胎换骨”,却难以改变秉性,多有不适之处,因为这一改变,要求一个人从“简单”变得“复杂”,从“纯真坦率”变得“人前人后”,从“大大咧咧”变得“谨小慎微”,从“我行我素”变得“按部就班”,这对于我而言是很难真正做到的。如果说,这样的变化发生在少儿时代,那么还有“回旋余地”,但是却发生在而立之年,那么几乎已经不可能了。换言之,我虽然到了学界,却难于将自己完全改变成为适应学界生活的人了,首先是不习惯,其次是不喜欢。
    由于我已经“沾染”上了不少“老大粗”们才有的简单、率真、讲义气,甚至有点“霸气”,所以我相信如若我遇上了无端的谩骂,恶意的诋毁,虽然我可以一忍再忍,但是却不会做到像杨振宁或余秋雨那样“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我有时会反思自己,究竟有没有去伤害过别人,甚至去反思在心灵深处有没有去伤害别人的念头,结果发现我越来越没有了这种心思了,甚至越来越不削于去动这样的脑筋了,甚至一直有意地在努力避开可能不利于别人的行动了。这样的想法也许到了我这样的年龄,已经有了我这样的经历才会有的。
| 引用(0)
111
2018/05/24 12:42
zan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