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一斤等于几两?”

2008/10/29    23:53    6925    朱家雄 生活故事 不指定
  
    我对自己在幼儿园生活的记忆几乎所剩无几了,有件事情却没有忘记,那就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被老师批评。
    记得那天,老师在对我们讲解“秤”。她的手里拿着一把普通的杆秤,这在成人看来是再普通不过的了,而我这么一个中班的小孩从来就没有看到过,也不知它有什么用处。由于它貌不惊人,由于没有任何这方面的经验,我自然对它不感兴趣,我一边听讲,一边居然打起了瞌睡。
7

儿童眼里的世界

2008/10/27    23:52    6304    朱家雄 天真理论 不指定

    这几天,正在准备第三届东亚儿童国际研讨会的报告,我被要求发个言,题目是“儿童眼里的世界”。这个话题看似不错,因为了解了儿童眼中的世界,就能“有针对性地对儿童实施教育”。不少从事儿童教育的人们,将自己所相信的“一切为了儿童”的信念的基础建立在能懂得儿童眼里的世界之上,“读懂孩子这本书”就成为了他们的一个目标。
    我准备这个话题的报告,心里是“虚”的,
3

一个老人的嘱咐

2008/10/24    23:49    4049    朱家雄 一盏心灯 不指定
    
    五年前的十月下旬,我跟随宋庆龄基金会访问团出访加拿大。访问团除了参加研讨会外,另一个任务就是为加拿大宋庆龄基金会名誉主席林达光教授颁发樟树奖,表彰他为儿童事业做出的杰出贡献。
    我是在见到了林教授后才知道他的。据说,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由周恩来总理专门请来的第一个对外广播员,回加拿大后一直从事学术研究,曾任加拿大麦吉尔大学东亚研究所主任。 1979年11月26日,邓小平复出后曾接见过他,就在那一次接见中,邓小平首次指出:“说市场经济只存在于资本主义社会,只有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这肯定是不正确的。
3
    
    赵钧鸿博士做校监的幼稚园,运用的是她自己编制的课程,课程中的文字、图片和歌曲等都是她自己创作的。赵博士的家人开了个出版社,名为“晶晶教育出版社”,赵博士的自己编制的教材、图书等,都由“晶晶教育出版社”出版。
    五、六年前,赵博士对她编制的课程进行改版,她聘请了澳门大学的张国祥教授和我做顾问。这个改版的过程花费了一、两年的时间,赵博士是倾注了自己的心血的。
3

我与赵钧鸿博士

2008/10/17    23:53    5579    朱家雄 一盏心灯 不指定
    
    我已经记不清楚是哪年开始认识赵钧鸿博士的了,我已经记不清楚我们最初相识时为的是什么了,但是,我似乎与赵博士及其家人很有缘分,我们几乎每年都会见面,而且已经持续许多年了。
   香港的学前教育界,几乎是没有人不知道赵钧鸿这个名字的。她是香港启思幼稚园等10余所高质量幼稚园和幼儿园的校监,也是广州、北京、深圳等内地数所幼儿园的顾问或校监。前几年,她获得了香港首届杰出教育家的称号,这是香港有史以来的第一个。
分页: 1/3 第一页 1 2 3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