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家简介 专家著作 专家论文 学术交流 学前教育课程资源 专家推荐 交流论坛 博客 联系我们
要将“真、善、美”给予孩子
2008-03-03        点击:6153

朱家雄:作为一个学前教育理论工作者,凭自己的兴趣编撰一些著作和书籍是本分的工作,没有什么可以值得一提的。在学前教育领域百花园中,这些书籍只是几朵小花而已,有人能从中得到一些什么,就已经让我感到十分满足了。

每个读者都有不同的背景、经验、视角和需要,因此同样读一本书,他们会有不同的体会和收获。作者都希望读者阅读自己写的书,但是作者向读者推荐自己写的书并不是理智的行为,甚至会让人产生作者将自己的意愿强加于人的感受。

张:近年来,您主编了包括《上海市幼儿园教师参考用书》在内的五套幼儿园教师参考用书,这些教师参考用书在指导思想上有何共性和差异?您认为不同地区的幼儿园教材应该体现出差异吗?您能特别谈谈上海市幼儿教师用书在实践中的反响吗?您认为安徽幼教界能从上海那里借鉴什么?

朱家雄:编写“幼儿园教师参考用书”,为的是给幼儿园教师实施幼儿园课程提供依据。我反对每个幼儿园都自己去编制课程,因为课程编制是课程专家的工作,而不是教师的工作。我经常说,世界上不存在能被普遍适用的课程,在不同的地区,在不同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背景下,幼儿园课程应该有所不同。

编写这些“幼儿园教师参考用书”的经验,让我感悟良多。我觉得如果一个幼儿园课程理论工作者没有编写过“幼儿园教师参考用书”,很难对幼儿园课程究竟是什么会有真正的理解。编写的过程让我与幼儿教育实践工作者有了紧密的接触和合作,每次编写过程都是一次感悟理论的过程,都是获取经验和汲取教训的过程,这些对我而言,是太为重要了。

我们受上海市教委的委托J编写了《上海市幼儿园教师参考用书》。现在,行业内的不少专家在评价这套多年前编写的参考用书时,将它看做是“国内少有的、低结构高质量的幼儿园教师参考用书”。这套教师参考用书已经被上海市部分教师选用,并取得了一定的效果。由于这套教师参考用书是按照低结构课程的方式编制的,比较关注的是幼儿选择和生成的教育活动,因此可操作性不强,上海市的部分幼儿园教师迄今仍难以适应,这都是意料中的事情。我们正在通过修改,力图增加其操作性。

我认为安徽幼教界的教师和园长有其自己的实际状况,根据自己的条件和状况决定自己的教育、教学,才能适合自己。作为一个不太熟悉安徽情况的外人,我很难知道安徽幼儿园教师和园长需要什么,也就不清楚他们能从上,海那里借鉴什么了。

张:您为什么要发出呼声:给幼儿教师“松绑”?幼儿园教师是否已经成为有职业倦怠感的高发群体?幼教界应该如何面对这个问题?

朱家雄:我发出给幼儿教师“松绑”的呼声,是因为我真的看到许多幼儿园教师工作很辛苦,又很无奈。他们被迫做着许多在我看来是没有意义的事情,这些事情占去了他们的很多时间和精力,反而使他们本该做好的事情被弱化了。在我已经发表过的文章中,这个问题以及如何解决这样的问题,我已经说了很多了。

张:您曾经发出警告:有些幼儿园课程对孩子是有害的?真的有这样的情形吗?您认为教师应如何做到至少不使课程对幼儿产生有害的影响?

朱家雄:近些年来,在全国范围内,我观摩过许多所幼儿园,看过数以百计的教育、教学活动。让我感到难以置信的是,居然有相当高比例的幼儿园教育活动对幼儿的发展和社会是有害的。这样的发现,让我一再向全社会疾呼,要将“真、善、美”给予孩子,要追究不负责任地随意编制幼儿园课程的社会责任。这样的发现,也让我坚信我一贯的主张,即不要让所有的幼儿园教师都自己去编制课程和设计教育活动,这样做是很危险的,如果教育行政部门以此作为评定幼儿园等级的标准和要求,其危害性就会更大。

我再次强调,幼儿园课程的编制是课程专家的工作,幼儿园课程的实施是幼儿园教师的事情,不要将两者错位了,这就好比大楼的设计者是工程师,大楼的施工者是工人一样。让工人去设计大楼,大楼是会倒塌的,因为工人的专业不是大楼设计。幼儿园教师在实施课程中,对课程进行必要的调整和修正是可以的,而且也是应该的,但是将自己的位置放错了,人人都去创编课程,那就麻烦了。

张:您参观过许多国外的幼儿园,您觉得中外幼儿园最大的差异是什么?我们需要向国外幼儿园学习什么?国外幼儿园有需要向我们学习的吗?

朱家雄:看了一些外国的幼儿园,就发表自己的意见和看法,这是肤浅的。因为要做比较,就首先需要对所比较的国家的文化、历史、政治、经济等问题有深厚的认识和理解,我做不到,所以比较不了。

虽然无法去比较,有时倒可以谈一些简单的观感,这是自己主观的感觉,不足为据。我觉得有些西方国家的幼儿园强调让幼儿自主学习、主动探索,这样的做法是与他们的文化和社会密切有关联的,是与这些西方国家的主流价值取向一致的。我国的幼儿园强调做些什么,无疑应该与我国的主流价值取向取得一致。

我曾经写过一些有关的观感文章,那是我在现场有感而写的,我相信我一旦离开了当时的现场,我就没有感觉了,我就无法表达了。这种现场的感觉,是文化的影响作用,它给人以一种“场”的效应。

我不知道国外幼儿园需要向我们学习什么,因为我不是外国人。作为一个中国人,看了外国的幼儿园,至少让我体会到在我国幼儿园中普遍存在的集体教学活动是我国幼儿园的一大特色。有时,我真的会为我们的幼儿园教师能在不长的时间内使一大群幼儿那么快乐而又有效地进行学习而大声喝彩,根据我的经验,那些西方国家的教师不会做。最近,我听了一个资深的外国学者的研究报告,她认为有效地开展集体对话活动,是她所有做过的研究中最具挑战性的研究o

张:您有自己的学前教育网站(www.zhujx.com),并且保持着不断的更新和很高的点击率,您想通过自己的网站向学前教育界传达什么?

朱家雄:我只是想为幼儿教育工作者提供一些他们可能需要的学习材料和信息。我并不在意向别人传达些一些什么,也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待自己的观点。我自己花了钱,给人免费服务,这只是我愿意做的一件小事。顺便说一声,我的研究生们很尽心地维护着我的网站,应向他们表示感谢。

张:合肥幼儿师范学校作为未来幼儿教师的输出地,我们非常关心幼儿教师的培养质量。您对当今幼儿师范教育有何建议?

朱家雄:你们关心幼儿教师的培养质量,我也关心幼儿教师的培养质量,因为幼儿教育的质量主要取决于教师的质量。

我不太熟悉贵校近年来毕业的幼儿教师情况,也不太熟悉以前的幼儿教师情况,所以不敢轻易评述。但是,有一点我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时代在进步,一代人会比一代人强。

责任编辑: admin
收藏本页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 -2015 朱家雄学前教育研究网 技术支持: Ezness.net 当前在线:20,共有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