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家简介 专家著作 专家论文 学术交流 学前教育课程资源 专家推荐 交流论坛 博客 联系我们
对瑞吉欧教育实践的再思考
2006-11-10        点击:7075

对瑞吉欧教育实践的再思考

我曾写过不少有关瑞吉欧教育的文章,但是近三年来,我似乎没有发表过专门关于瑞吉欧的文章。在此,再次发表有关文章的原由,是国内一家出版社准备出版《儿童的一百种语言》(进一步的反响)的著作,让我为此书写一个序言,致使我再次阅读了这本受到全世界学前教育工作者关注的书。

一本即将在大陆正式出版的学前教育名著

八年前的一天,我收到了一份来自美国的礼物——我的导师福门教授赠送给我的题为《儿童的一百种语言》的书,这是他与爱德华兹和甘迪尼合作编著的。当时,我一口气就读完了这本刚出版的样书,脑海中不时地浮现出80年代中、后期在美国艾默斯特小镇上的麻省大学斯金纳实验学校中经常与福门和爱德华兹对话的情景。福门是著名的建构主义者,在建构主义游戏方面的研究颇有建树;爱德华兹是研究跨文化教育问题的,她的足迹遍及世界各地。记得那时,在我们的交谈中就已经有了关于瑞吉欧教育的话题。在读完了这本书以后,我从心头涌现出了一种冲动,产生了把这本书翻译成中文的想法。后来,爱德华兹访问华东师范大学,我曾与她讨论过将该书译成中文的有关事宜;翌年,在亚特兰大召开的全美幼儿教育年会上,我遇到了福门、爱德华兹和甘迪尼,并与这本书的三位编著者再次商量了翻译这本书的事,会后,爱德华兹专门为此来函,希望我着手进行此事,并由她与出版社商议版权的问题。在我们组织专业人员即将完成此书的翻译时,我们得知台湾的心理出版社即将出版这本书,我们只得停止了原先的翻译工作。现在,大陆的一家出版社从台湾的心理出版社获得了在大陆出版的版权,并以大陆读者的阅读习惯对原译本做了一些改动,使更多的学前教育工作者能够从中得到裨益。

在对《儿童的一百种语言》原译本稍作改动的过程中,我重新阅读了这本书,感受颇多,有许多感受是与以往的感受一致的。正如我在以往的文章中所介绍和评述的,瑞吉欧教育实践之所以引起了世界范围内的广泛关注,是因为它向学前教育工作者提供了一系列全新的概念:儿童作为学习者的本质,对儿童“声音”的尊重,教师、家长和儿童之间的相互依存,社区致力于建立的一种文化环境,以探索和发现为导向的课程,等等。这些新的概念在教育实践中体现在方案教学、美术活动、观察记录、社区活动等方面。这些新的概念和实践是与当今人们对世界教育的一些基本思考联系在一起的。

   从文化的视角审视瑞吉欧教育实践的价值

在对《儿童的一百种语言》原译本稍作改动的过程中,我重新阅读了这本书,感受颇多,与以往感受不同的是,我会更多地从文化的视角审视瑞吉欧教育实践的价值。

瑞吉欧的经验和马拉古兹的工作,给人深感意外和震惊的是他们挑战我们这个时代主流声音的方式,尤其是学前教育这个最独一无二的领域。马拉古兹和瑞吉欧学校的教师都极力反对将他们的教学实践文本化,成为一些预设的法则、目标或方法,这就是说,他们根本就没有去发展过那些可以现成地被移植到另一文化背景的教学方案或课程。

瑞典学者达尔伯格曾经谈起他的自身经验:有一次马拉古兹很严肃地向参观瑞吉欧学校的全体瑞典同行们提问,问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是否正在使用某种“圣经”在工作,这个“圣经”就是瑞吉欧学校中最知名的一些方案活动的主题。当时,达尔伯格脱口而出地说:“是的!”

由于瑞吉欧的名声,世界各地的学前教育工作者频繁地前去观摩和学习,瑞吉欧学校的教师经常应邀出国讲学,瑞吉欧教育展会不断应邀展出,1992年,美国的《新闻周刊》杂志还提名瑞吉欧幼教机构中的戴安娜学校为“年度最佳机构”。世界上的许多人都在向瑞吉欧学校学习,但是,他们究竟学到了一些什么?

达尔伯格等人在他们写的那本《超越早期教育保育质量》的书中批评不少美国人“不是提出批判性问题,而总是直接寻找问题的答案,找出特定的技术特征,形成可以被不同文化背景描述、分类和复制的课程。”例如,有关教育纪录的程序和方法、专家教师的作用、一周教育工作中可以用于分析、争论和反思教育实践的时间,等等。达尔伯格等人认为,这些技术特征是非常表面的东西,而更深层次的东西是对儿童与世界关系的深刻理解。

例如,美国某著名的学前教育专家在述及美国的学前教育工作者能从瑞吉欧教育系统中学到一些什么的时候,曾将它们归纳为以下七个方面:第一,在方案活动中,瑞吉欧的儿童和教师共同深入详尽地探讨能引起儿童兴趣的方案主题,并出色地运用了各种视觉的和图片的表现形式;第二,当儿童在绘画等活动中获取作为进一步开展讨论和工作基础的经验时,瑞吉欧的教师十分认真地对待儿童的作品;第三,儿童从观察中所获取的绘画经验并不会妨碍他们通过想象或创造去绘画的愿望和能力;第四,瑞吉欧教育系统的师生关系是以师生共同的兴趣和所关心的问题为背景的,在方案活动中,儿童所做的工作为师生关系提供了丰富的内容;第五,当教师真正能以儿童的想法以及这些想法的表达为兴趣,并与儿童进行交流,就会产生丰富和复杂的工作;第六,详细地记录和展示儿童的想法和工作能增进儿童的学习、教师的学习以及家长的参与;最后,瑞吉欧教育系统与家庭和社区建立了密切的联系。

在达尔伯格等一些人的眼里,上述这一类在技术层面上对瑞吉欧所赋予的意义并非瑞吉欧教育的真正价值所在,在他们看来,瑞吉欧为人们提供了充满了积极参与精神和反思性文化的实践,对文化的尊重、对周围世界所持的开放态度以及教育立足于与他人的交流和关系之中,等等,都是富有生命力的瑞吉欧教育实践的基本特征。根据这样的思考,瑞吉欧的教育机构被看作是价值和知识被传递和被建构的地方,被看作是发展个人和集体文化的地方。在瑞吉欧教育工作者的眼中,教育的意义是与价值观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包括个体的价值观和各种文化,以及经由它们互动而形成的可感知的和可分享的价值系统。

这样的观点,驱使我重新翻阅了当年爱德华兹给我写的信,信上这样写道:“对于这本书的‘国际版本’事宜,我与福门、甘迪尼作了商量,旨在能让这本书更能适用于美国以外的国家。这些版本应该略去一些与美国有关,而其他国家却不感兴趣的章节,因此,这些版本的重点最好放在主要章节上……”。当时,我对他们商议的结果并不十分理解,现在想来,爱德华兹等人的想法是有道理的,这不仅是因为瑞吉欧教育实践本身是特定的意大利文化和政治的产物,而且还因为不同文化中的人对瑞吉欧教育实践会有不同的“反响”。

例如,瑞吉欧作为一个意大利的小城镇,这里的人们自从二战之后就一直争取孩子的教育权,并形成了家长参与教育的优良传统;这里民主观念深入人心,反映在幼儿教师家长共同参与幼儿园甚至市政的各项规划和活动。对于这样的状况,在不同文化和政治中生存的人会赋予不同的价值。

由是,在思考究竟向瑞吉欧学些什么的问题时,事实上是不可能脱离瑞吉欧赖以存在和发展的背景的,也是不可能脱离思考者本人所处的文化和政治背景的。

瑞吉欧教育能给我国的学前教育及其改革带来什么

在思考瑞吉欧教育能给我国的学前教育及其改革带来什么的问题时,我们应该首先明白的是我们所处的社会和文化所需要解决的学前教育的问题。学前教育的改革与创新,不可能不经过深层次的分析、调整和抉择,就可以从一个国家、一种文化移植到另一个国家、另一种文化。瑞吉欧教育实践给我国的学前教育会带来诸多的启示,但是,我国的学前教育工作者在对瑞吉欧教育做出“反响”时,必须站在自己的文化立场,通过跨文化的交流和对话,从瑞吉欧教育实践中汲取对我国学前教育具有借鉴意义的精华。

如若有人试图从瑞吉欧教育中提炼出一整套具有“客观性”的特征,甚或质量标准,使之成为在我国具有普适借鉴意义的东西,加上国家机构、学术权威和强制性政策的辅佐,瑞吉欧教育是可以在我国得到推广的。这样做也许会对有些地区带来可以仿效的学前教育模式,或者有章可循的质量标准,从而促使按此标准而评定的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但是这样做同时也可能会以牺牲带有我国各地区本土特色的东西和全国范围内的多样性为代价。

人类学家托宾曾说过,不仅瑞吉欧地区有办得非常出色的幼儿园,意大利的其他地方,甚至全世界的许多地方都有办得非常出色的幼儿园,这就好比瑞吉欧地区有著名的帕尔玛和翁布里亚的奶酪和葡萄酒,而其他的地方有其他富有当地特色的食品一样。当人们去品尝瑞吉欧的奶酪和葡萄酒时,也许会感到别有风味,会有一番不小的感慨,但是,没有理由要求人们都去改变自己的日常饮食习惯,每天去吃喝瑞吉欧的奶酪和葡萄酒,更没有理由要求人们非要去大量生产瑞吉欧的奶酪和葡萄酒,用以替代自己传统的食品。

中国菜在全世界享有声誉,让人赞不绝口;但是,中国的幼儿园教育却并没有被人们看好,而在不看好的人群中,主要是中国人。在中国的幼儿园教育中确实存在一些不尽人意的方面,这些年来的改革就是要改变这些个方面,但是,这并不是说中国的幼儿园教育一无是处,需要完全按照西方人的价值观进行改变。其实,在中国的学前教育理念和实践中也有许多很有趣并很可能很有用的。笔者曾数次经历这样的场面,当国外的学者和教师们看了记录在中国幼儿园中发生的各种活动情景的录像,特别是教师与群体儿童在一起而进行的积极互动的场景,他们给予的往往是很高的评价,并且劝告我们不要放弃这些东西。而这些东西恰恰被我们自己看轻了,被我们自以为是落后的了。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是复杂的,其中有这样一个重要的原因:我们中的有些人已经习惯于运用西方白人的文化立场和价值取向去看待和评价中国的幼儿园教育了。

在幼儿园课程改革已经开展了20年的今天,我们真的应该静心反思如何站在自己的文化和政治立场去审视世界的学前教育和自己国家的学前教育了。

 

参考文献:

1.冈尼拉·达尔伯格等著,朱家雄等译校(2006年):《超越早期教育保育质量》,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朱家雄主编,(出版中):《学前教育的国际视野》,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3.Edwards, C., Gandini, L. & Forman, G.1998).The Hundred Languages of  Children, Ablex Publishing Corporation

《教育导刊》2006年第11

 

责任编辑: admin
收藏本页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 -2015 朱家雄学前教育研究网 技术支持: Ezness.net 当前在线:19,共有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