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学术上的“封闭性”

| |
2019/02/03    09:42    347    朱家雄 思想圆桌 不指定

    华东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系是出了几个在国内有学术影响力的学者的。近些年来,作为我们认定的“小妹妹”级的人——华爱华教授,也在全国“大出风头”了。
    大凡华东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系的研究生都知道,我跟华爱华在学术上不止数次地发生过争执,有时甚至在研讨会上直接“对垒”,互不相让,甚至达到“火花四溅”的地步。但是,我们之间有过数十年的合作,知根知底,更重要的是,大家都是“善者”,都以保护对方、支持对方为“己任”,已经到达了“下意识”的程度。
    春节临近,华爱华师门聚会。她的一个已经毕业数年的研究生现在是我工作室的人员,她告诉我,华爱华对聚会的所有人说:“你们不要以为我跟朱老师在学术上有多大的差别,其实我们只是不在一个逻辑起点上论述问题:我关注的是游戏,他关注的是课程。”
    春节临近,华东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系校友会骨干聚会,我和华爱华又见面了。我半开玩笑并直截了当地质问她:“你强调的‘真游戏’在全国产生了极大的负面影响,现在许多地方连教育究竟为什么都不顾了,只要‘玩’、‘玩’、‘玩’了!”她回答我:“我认为,如若幼儿园教师水平不高,不会在游戏中有效地指导孩子,不如将教育活动一分为二,游戏让孩子真正去玩(这就是真游戏),教学让教师好好地去教学。”她还补充地讲了一句:“你不也是这样主张的吗?”
    当场,我无语。
    我原本想不通的是,作为一个搞了多年学前教育的华爱华,不至于不懂得学前教育只要游戏,不要教学,不至于不懂得学前教育是有目的、有计划的社会实践活动,而“真游戏”是无目的、无计划的儿童自己的活动;我迄今还是想不通的是,究竟是谁或者是什么原因将华爱华的讲法“去头去尾”地“异化”成为了现在许多地方、许多人所想、所做的这个模样呢?
    当场,我从非逻辑思维上自我解释了华爱华的这两次说话。
    在人类社会中,最有价值的东西不外乎爱情、亲情、友情和信仰,这些东西都有共同的特点,即封闭性。爱情、是封闭的、排他的;亲情是封闭关系、不讲理由的;友情是封闭的,有时会是“两肋插刀”、不顾得失的;宗教是封闭的,不能三心两意,同时具有两个信仰的。人是一种灵性“动物”,思考问题的方式,有时是逻辑的,有时是非逻辑的。逻辑思维讲究的是确定,是科学,而非逻辑思维讲究的是多样,其过程是跳跃的;逻辑思维是正确认识事物的基础和保证,非逻辑思维是认识事物的起点和催化剂。
    面对学前教育实践这样一类复杂的问题,用非逻辑化思维解决问题,可用的办法之一就是封闭,给人以一个边界,让人不去多想,让封闭性所产生的信任成为最大的力量,就能使复杂的问题用一个简单的办法解决。许多学者的思维就是这样的,这种封闭性,使每个学者都会坚持自己的立场和观点,就会“非黑即白”式地思考问题,于是就会产生“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甚至产生“互掐”、“互损”。也许华爱华的非逻辑化思维一面,让她形成了“信仰”游戏的封闭性,她所谓我的非逻辑化思维一面,让我形成了“信仰”课程的封闭性。
    好在我们之间自始至终都是“铁杆”朋友,这比什么都重要。从人的非逻辑思维角度讲,这种以友情为基础而建立的封闭性,其所产生的力量也许会比建立在“学术信仰”上的学问更为大一些。
| 引用(0)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